动态共生体系下,B站、斗鱼和快手等平台与主播博弈永不眠

2020-06-29 作者:螳螂财经 陈小江 来源:连接网

分享:

[摘要]以巫师财经为例,在其尚未成名之时,其跟B站属于互为“专性共生”关系,没有B站或许巫师财经很难走红,而没有巫师财经,也就不会有B站后续财经内容的破圈和繁荣,或者说会被推后。


图片来源于网络


文|陈小江

来源 | 螳螂财经(ID:TanglangFin)


天价违约金再现直播江湖。


近日,国内直播违约第一案有了新消息——据公开资料显示,前斗鱼主播韦神被判向斗鱼支付“合约期内跳槽”违约金8522万元,数额之高刷新历史。


与韦神和斗鱼对簿公堂不同,不久前快手主播辛巴与快手之间的闹剧则是另一种故事。


4月24日,辛巴宣布从快手无限期退网,随后辛巴发布视频隔空喊话快手称自己可以调动整个国内资源,请快手擦亮眼睛。好在两者之间剑拔弩张的关系,以辛巴退网近两个月后重回快手直播得到缓解。


而就在辛巴回归快手直播的同一天,在B站拥有310W+粉丝的头部Up主“巫师财经”在微博发视频宣布,自己将从B站退出,后续视频也不再上传B站。


随后不久,B站发布公告称,“巫师财经”系单方面违约,其账号涉及合约争议,相关功能已被B站暂时冻结,也就是被关进了“小黑屋”。


短时间内,斗鱼、快手和B站三大平台接连与头部主播(Up主)发生“战事”,绝非偶然,而是平台与头部创作者之间不可避免的博弈。回顾三者的故事,我们或许可以一窥活跃于各大平台上,看似风光无限的头部主播,或许也有不可承受之“重”。


从“富翁”到“负翁”,游戏主播不能承受的天价违约金


狡兔得而猎犬烹,高鸟尽而强弩藏。

——《浑南子·说林训》


韦神的天价违约金并非孤例。事实上,天价违约金早已成为压在很多主播身上的一座大山。2019年斗鱼主播蛇哥被索赔1.45亿元,被网友称为”负二代“。


以斗鱼为例,因违约被判赔上百万、数百万的主播也不在少数,会长、不二、华佗、海老板、秋日等都名列其中。这也是网友戏谑“斗鱼靠官司挣钱”的原因。


从斗鱼财报来看,从2016年到2018年一直处于亏损状态。2019年斗鱼开始盈利,从2019年Q1季度到2020年Q1季度,财报显示,斗鱼的净利润分别是0.35亿元、0.53亿元、0.72亿元、1.86亿元和2.97亿元。


对比斗鱼净利润金额,可知动则数百几千万的违约金,确实给斗鱼净利润做了相当大的贡献,这也难怪网上有“直播公司盈利果然还是靠法务部门”的说法。


目前,类似这种天价违约金主要发生在以虎牙和斗鱼为主的游戏直播平台,这与两者过去几年游戏直播平台用“天价签约费抢主播”的竞争策略有关。客观来说,很多主播都因此受益,一跃成为百万富翁、千万富翁。但这也是一把双刃剑,一旦违约跳槽,也可能一夜之间由千万富翁变成千万“负”翁。


综合来看,直播平台与主播之间的博弈纠葛颇有兔死狗烹、鸟尽弓藏的味道。


一方面直播平台本意是想通过签约头部主播引流赚钱,主播也想通过平台捞金;另一方面,在双方各自获取到一定利益之后,最终又因为各方面原因对簿公堂。 


主播跳出合约,看起来平台是被过河拆桥的那一方,但实质上在天价违约金面前,最终受伤的还是势力更小的主播。


生于平台红于平台,但继续待下去不能“恰饭”该怎么办?


不是面包比爱重要,也不是爱比面包重要,但是没有面包哪来爱?

——来自网络


6月16日,B站Up主“巫师财经”在其公号上第二次发布针对B站的回应。与此同时,据Tech星球爆料,字节跳动预计以1000万签约“巫师财经”,让整个事件始末渐渐浮出水面。


按照“巫师财经”在回应中的说法,其原本想与B站进行深度合作,4月15日自己也签字寄送了单方签字版合同,但是B站迟迟没反应。


随后该Up主不想再跟B站合作了,于是在5月19日发函想要撤回签字协议,并进行公证,B站也没回应。


直到6月2日,B站向该Up主发送了一份有两方签字盖章的合作协议,并给其转了一笔合作款,希望其能遵守合约规定,并且不接受退款。颇有点“霸王硬上弓”的味道。


但“巫师财经”认为合约尚未完成,自己也未从合约中获利,因此这份合约并未完成“实际签署”,自己退出B站,前往其它平台并不违约。


事实上,巫师财经是B站内部的原生网红,可谓是B站财经频道开山鼻祖,也是B站泛知识内容成功破圈的标志性人物之一。这次离开是对B站现有商业化模式和资源的不看好——越发感觉兼职做科普视频其实非常费力不讨好,用爱发电的动力也有所动摇,我开始怀疑,一个人用爱发电做科普视频的这种模式能不能持续(巫师财经视频原话)。


而从网传字节跳动给出8位数签约费可以看出,巫师财经的离开只是为了更好地“恰饭”。


只不过与B站先有一份尚未完成的协议在先,中途变卦,个中细节和缘由,自然各有道理,但本质还是商业变现和平台挖角的老问题。目前来看,巫师财经大概率是不会再在B站更新了。不过,从其视频中可以看出,他不是不爱B站,只是用爱发电的动力似乎还要有面包支撑。


从退网到回归,辛巴最终还是离不开快手


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

——《史记》


与韦神和巫师财经不同,辛巴跟快手并没有所谓的协议绑定。但如今看来,即使没有硬性协议关系,辛巴似乎也离不开快手。


退网期间,辛巴自称在整合供应链,更有网传辛巴正在自建平台——星选帮,预谋导流。随后辛巴也承认在自建平台,不过是供应链平台,而非直播平台,并且半年前就跟快手官方报备过。可见,平台的底线是辛巴不敢碰的。


而据招商证券报告,快手2019年电商直播GMV为400-500亿,而辛巴此前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2109年辛巴团队所有人总销售额接近150亿,即辛巴团队以一己之力贡献了快手直播电商近3成GMV,这或许就是辛巴隔空喊话快手的底气。


此外,据“今日网红”统计,截至2020年5月中旬,快手六大家族中辛巴家族粉丝合计1.4亿,是六大家族中粉丝量最高的。而除了辛巴外,其妻子初瑞雪、徒弟时大漂亮、猫妹妹、蛋蛋小盆友等都是带货能手。比如在辛巴退网期间,蛋蛋小朋友和猫妹妹分别创造了3亿元和3.5亿元的带货纪录。


但即使强如辛巴家族,在平台面前依然要低头。


一个明显的事实是,辛巴重归快手直播间后,整个人“收敛”了不少。在镜头前,辛巴告诉粉丝自己以后不参与任何纷争,只做自己,并以回归首秀带货12.9亿,为自己的退网风波画上了句号。


毕竟除了辛巴818家族外,像散打哥的散打家族、方丈的丈门家族、张二嫂的嫂家军、二驴的驴家班等都拥有不俗的带货实力。辛巴的退网实质上并未给快手带来多少损失,众多品牌直播的带货量依然惊人,而退网51天的辛巴,估计却会因此损失不少。


那么辛巴到底有没有想过离开快手?或许有或许没有,但辛巴离得开快手吗?答案是肯定不能的。


与抖音和淘宝等一样,每个平台的氛围和用户群体是不一样的,辛巴那一套师徒戏码估计也不讨淘宝和抖音的欢喜。退一万步讲,即使辛巴带着旗下众人前往抖音或者淘宝,那么他们家族在快手积累的过亿粉丝也很难跟他跨平台迁徙。毕竟目前来看,顶部带货主播换平台后继续风生水起的好像也没有,也很少有带货主播会换平台。


动态共生体系下,平台与主播博弈永不眠


如果从生物学的角度来看,主播和平台属于共生关系,主播为平台提供内容、带货、带话题等,平台给主播提供流量、用户和商业变现等,两者合作,互相获利。


只不过共生的形式有几种,有的共生生物需要借助共生关系来维系生命,这属于专性共生;有的只是提高了共生生物的生存几率,但并非必须,属于兼性共生。而随着平台和主播的发展,两者之间的关系也在发生动态变化。


以巫师财经为例,在其尚未成名之时,其跟B站属于互为“专性共生”关系,没有B站或许巫师财经很难走红,而没有巫师财经,也就不会有B站后续财经内容的破圈和繁荣,或者说会被推后。


但是,随着B站泛知识创作者越来越多,巫师财经得到的资源实质上是在减少的,其在视频中也有提到。这时两者的共生关系变成了“兼性共生”,在一起更好,但也不是谁也离不开谁。比如就有其它平台给巫师财经提供更高的签约金,也有其它财经内容作者在B站持续更新。


此外,辛巴与快手其实也有类似的关系,辛巴一度是快手带货的门面,如今依然算是,但从来不是不可替代。而从韦神与斗鱼、巫师财经和B站、辛巴与快手的近期“战事”中可以看出,在这种动态共生体系下,平台和主播之间的博弈永远不会终止。


只不过从最终的结局来看(巫师财经与B站的博弈结局还未定),大抵是胳膊拧不过大腿,在平台这头大象面前,再强壮的主播依然还是一只蚂蚁。



免责声明:该内容源自网络或其他媒体,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文章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本网站观点和立场。



相关阅读

阅读原文 阅读 233
投诉
广告

京ICP备12024388号-2 © 1997-2015 连接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