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晓波:作坊能够百年,企业是不可能百年不死的

2020-05-26 作者:制造界网 来源:连接网

分享:

[摘要]我从来没有羡慕过那些首富、大佬,因为我从来没缺过钱,还比他们轻松,我干吗要羡慕他?我很早就认为我要有钱,很早就实现了财务自由,当时讲过一句话“我再穷也要站在富人堆里”。因为做财经报道,如果我是一个特别贫穷的人,心态一定会很差。1998年我花了100万元买了个岛,站在1998年那一个点上,我似乎比BAT的三个人都有钱。



来源:制造界网

来源/正和岛商业洞察(ID:zhenghedaoshangye)

受访者/吴晓波

采访/陈为

1/ 企业家要不要做“公知”?

我十几年前写过一本书叫《被夸大的使命》,当时的观点是企业家和知识分子之间的界限是清晰的。企业家是商业利益的生产者,知识分子是思想的生产者,这两种身份很难兼容。

这几年,全球范围内发生了很大的变化,特别是在技术领域。整个商业秩序、社会秩序和文明秩序发生极大的变化。这个变化其实都不是经典意义上的知识分子在第一时间感知到的,反而是提供这些变化的企业家、商业观察家,最早预知的。

20世纪80年代以后,知识分子在公共意见表达方面,基本上没有大的影响力。商业投资人、硅谷的一批人,还有一些科学家,是他们提出了人类未来的变化。中国其实也蛮明显的,像马云、马化腾这些人冲在变化的第一线。这就模糊了知识分子的身份,他们本来是愿意在公共领域中表达自己专业思想的人,讲究逻辑,现在反而是企业家在这一方面能力很强。

40年多来,企业家阶层的整体出现,是中国社会发生的最重大的事情。它比所建的任何高楼大厦都重要得多,造就了千万人级的有产阶级。这部分人在财富积累的同时,一定会表达公共意见。

到今天为止,这部分属性具有特别大的争议性。2015年,柳传志提出在商言商,是一个拐点事件。

像柳总这样的人是代表性力量。一个社会的公共思想市场,如果是由企业家来主导,或者其突破需要企业家来完成,这是一个过高的期望,也完全不可能实现。一个大学教授和一个企业家,如果同时受到惩罚,它的后果的最大区别是——教授失去教职,但企业家可能会造成1万户家庭的失业。

德鲁克在《企业的性质》里写,企业家要做几件事情:

第一,提供合格的产品;

第二,合法纳税;

第三,善待员工;

第四,与周边的社区环境形成良好的关系;

第五,慈善。

做好企业是企业家的本职工作,企业家本身不承担推动公共秩序进步的责任。企业家做好本分就可以了。如果一个企业家需要被政府肯定、表扬才有成就感,这是很不成熟的表现。很多企业家参政议政、做“两会”代表是自我意愿,尽了一个公民的责任,但不能因为没有这个机会,就觉得没有得到足够重视和嘉许,这是错误的;也不能因为当了人大代表,就觉得被外部认同,自己的企业是一个好企业了。

企业家若真觉得要表达一些意见,可以捐款给一些基金会,请人做课题,在专业领域表达意见。在国外,对一个优秀的企业家来说,参政和做慈善是同一件事情,无非是在不同领域做表达。企业家可以找专门的人成立慈善基金会做慈善,像巴菲特把钱给了比尔·盖茨基金会,比尔·盖茨现在成了社会企业家,这其中也会体现企业家精神。国内的,像马蔚华从招商银行退休后,花了很多精力做慈善型、公益型事业。他们这都属于非常职业的表达。

2/ 理性地判断,建设性地表达

我很认可“理性地判断,建设性地表达”。我觉得现在的关键是缺乏一个建设性的表达方式。我们在这方面,肯定会遭到很大的损失,所有人都会付出代价,不仅是老百姓。

我把财经领域分成三类,分别是宏观、微观和中观。我现在所在的中观领域是最繁荣的,包括产业经济、互联网的商业模式、创业浪潮、技术变革。

微观和宏观部分其实都缺失了。微观部分是企业管理。这部分的缺失是因为发展到了一定的阶段,精细化管理所获得的效益远远不如创新、投资所获得的效益。这不光是中国的问题,全球最近这十几年来,除了传统方面的平衡积分卡,管理学上几乎没有任何突破。宏观方面现在基本上不用太多讨论。

3/ 百年企业是妄想,做好当下就行了

我接触的企业家太多了,我都挺喜欢他们,但保持一定的距离。每个人在不同的领域有不同的成功。我研究企业史,不会看一些很短期的事情。从内心来讲,我最欣赏长跑型的企业家,他们在很长时间里证明了自己的商业才能。

我可能更好奇的是人本身的一些事情,就像我最近写饿了么的张旭豪,关心的是一个33岁的小伙子突然有10亿美元之后准备做什么,他不当创业者以后,角色的转变能成功还是不能成功?

现在很多企业说要成为百年的企业,成为伟大的企业,我认为百年企业是极不靠谱的。没有一个行业是百年不变的,除非不扩张,写下祖训,不允许开第二家。只要大家还在吃火锅,你家火锅还好吃,就还能延续下去,你要扩张就变成了海底捞,就变成另外一个逻辑了,所以百年企业这件事是极不靠谱的。

你如果永远做一个庙宇装修的公司,你可以做成金刚组,你要做很大那就不行了,要把金刚组做成世界500强,你试试看,会成为一个千年企业吗?你很快就死掉了。成长特别脆弱,所以这个是不存在的。

作坊能够百年,企业是不可能百年的。中国企业家不要想做百年企业,好好做个当下的企业就满足了。“当下”这两个字能够延长到10年、20年,我认为任正非的企业观是非常正确的,人是会死的,企业也会死的,随时准备迎接死亡。

我们人活在今天不也是因为这样?如果老天跟你说你能活600年,我现在就不用忙了。我们说努力工作,因为人生就那么几年就要退休了,所以必须好好干,抓紧干。

4/ 商业之美

我从来没有羡慕过那些首富、大佬,因为我从来没缺过钱,还比他们轻松,我干吗要羡慕他?我很早就认为我要有钱,很早就实现了财务自由,当时讲过一句话“我再穷也要站在富人堆里”。因为做财经报道,如果我是一个特别贫穷的人,心态一定会很差。1998年我花了100万元买了个岛,站在1998年那一个点上,我似乎比BAT的三个人都有钱。

但我现在回看他们从小到大的过程,会觉得商业是一件挺伟大的事情。

其实商业特别煎熬人,“面壁十年图破壁”。一个和尚天天在山里面思考人生,通过折磨自我肉体,达到一种极限状态,对人生有一种新的感悟,商业不需要这样(就能达到这种状态)。有200个人堵在你门口,你怎么办?有人说要拿20亿美元收你51%的股份你怎么办?你进入一个陌生的行业,杀进去,不知道能赢还是输,你怎么办?企业家是天天处在一种极限状态的,所以你看,一些企业家到七八十岁以后,讲出来的话和老和尚没区别。

我是不反商业的。商业的不确定性不是人造出来的。军事家、政治家、哲学家、诗人、画家、企业家,被逼到一种极限状态,对生命、对世界的理解基本上差不多。像当年这些企业家,今天还在不断地迭代。

所谓商业之美是在两层意义上:第一层意义是提供了一个特别好的产品,改变社会和世界,让人产生愉悦感和成就感;第二层意义是在改造过程中,把自我的生命逼到了一个极限,形成了一种突破。

5/ 我的期待

我只讲商业领域的期待。第一个期待是互联网变成基础设施以后,所有的商业文明都会重建。现在的新零售、知识付费、社群经济、制造业的柔性化改造,都是建立在互联网基础上。

第二个期待,所谓的第四次浪潮,是基因革命、新能源革命、人工智能等新技术带来一种推动。这些技术又会成为下一轮产业的基础设施。

这才刚刚开始,未来20年的变化可能比互联网过去20年带来的变化更大。过去20年是物理状态的改变,我们原来在线下买东西,现在到网上买东西;原来用纸币,现在用支付宝。未来我们会被AI干掉,连劳动机会都没有了。我开玩笑说我们现在因为劳动而获得收入,20年之后我们很可能需要支付成本,才能获得一个劳动机会。


免责声明:该内容源自网络或其他媒体,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文章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本网站观点和立场。



相关阅读

阅读原文 阅读 458
投诉
广告

京ICP备12024388号-2 © 1997-2015 连接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