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开中国农业的真面目,农业为何不赚钱?

2020-06-03 作者:网络 来源:连接网

分享:

[摘要]四十年前只有几亿人口却饿肚子,粮食连数量都无法满足,现在有十四亿多人口却农产品过剩,满街的农产品卖不出,既然温饱解决了就应加大力度提升品质。


民以食为天,农业与每一个人的日常生活紧密相连,成为全社会普遍关注的热点问题。

中国作为全球人口大国,耕地约占世界7%却要养活世界近20%的人口。如果中国不能用自己的土地养活自己,即使全世界倾仓而出也养活不了中国,农业就被赋予了重要的国家安全功能。

四十年前只有几亿人口却饿肚子,粮食连数量都无法满足,现在有十四亿多人口却农产品过剩,满街的农产品卖不出,既然温饱解决了就应加大力度提升品质。

四十年前农业主要靠人力牛力,占全国80%的人口搞农业,现在就是偏远山区都机械化了,种田的劳动强度前所未有地降低,只占全国40%的人口搞农业。

处于农业中国到工业中国、乡村中国到城镇中国变迁的千年大变局时代,中国农业究竟是兴是衰?

中国农业的重要性

农业进入工业化了?网络流传《中国2.2亿农民干不过荷兰22万农民?》等伪命题。不可否认荷兰农业所取得的成就,因为荷兰在全面实现现代化后,就没有必要像中国这样以牺牲农民利益为代价来围绕工业化、城镇化建构农业产业体系,而是围绕农业来布局整个产业体系,包括资本集聚与高科技融合、完善市场体系与土地财产制度,使农业具有全能的经济功能。

所以作为人少地多的荷兰,无论是产能大小都不存在粮荒风险,也不决定着世界农产品市场的话语权,不存在引发国际市场风险,只具有单纯的经济价值。

而中国刚好相反,耕地约占世界7%却要养活世界近20%的人口。如果中国不能用自己的土地养活自己,即使中国在未来再富裕强大,再多的钱也无法在国际市场上买回能够养活十多亿人口的农产品。因此,中国农业是确保国内需求,就不仅仅只是单纯的经济功能,完全用经济产值大小来评价中国农业是对基本国情缺乏清醒的认识。

马克思在《资本论》中一针见血地指出:以追逐利润为导向的资本主义农业的一切进步,不仅是抢劫劳动者艺术的进步,而且是抢劫土地的艺术的进步;一切在短期内提高土壤生殖力的进步都是走向毁灭那种生殖力的永久来源的进步。对于人类社会而言,如果没有足够的食品安全保障,再多的财富又有什么用呢?最后会发现钱是不能吃的

农业为何不赚钱?

亚当·斯密早就在指出,农业上劳动力的增进,总跟不上制造业上劳动力的增进。

农业的地理位置导致农业的闭塞性和狭隘性,而工业不局限于地理位置就天然具有农业所没有的规模效应和集聚效应的优势,工商业劳动生产率就远高于农业,导致乡村人口不断向工业、城市聚集,从而形成工农城乡差别。

中国农业一直是市场体系中最弱势的群体,即使农产品市场价格再高农民也不会受益,而如果农产品产量越高则价格就越低。毫无疑问,中国农业的利润远远低于社会的平均利润,农民的收入水平远远低于城市居民的平均水平,却彻底打破了“谁来养活中国”的预言,中华民族也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远离饥饿的恐惧。

现在的饮食结构早已是多元化了,主粮比重大幅度下降。也就是说,粮食是大食品、农业是大农业,而且国内的农业生产水平也今非昔比,水里的、山上的、草原的、耕地上都在生产食品。

农产品周期短,只要价格好,在三五个月就可生产出来,农民的生产能力不成问题。关键是农产品品质与市场消费需求出现偏差,导致供大于求与供不应求的现象同时并存,是相对市场需求的结构性问题而非农产品不能供应的问题。

一方面农业增产不增收还存在着卖难,另一方面低质农产品大量过剩而高质农产品十分短缺。

如何确保中国的饭碗一定要端在自己的手里?不是没人种田,而是如何提高农产品的质量和效益。只要像房地产那样有利可图,农民会把房子拆掉种上庄稼。如果亏本也要让农民种田,农民就当然有权弃耕,曾经乡镇政府强行征收抛荒费也没能制止土地弃耕。

农业是一个多功能产业,是准公共产品,这个公共责任不能全部由农民承担,应该站在工业化城镇化的大趋势中保护支持农业,而非习惯用计划经济或自然经济的思维来发展农业。

进入工业化时代,仍然停留在农耕时代的思想观念与管理水平,这就是当前农业困境的根源,已经成为中国现代化的最后一块短板。


免责声明:该内容源自网络或其他媒体,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文章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本网站观点和立场。



相关阅读

阅读原文 阅读 484
投诉
广告

京ICP备12024388号-2 © 1997-2015 连接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