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装大佬的财计与朗姿股份的泛时尚假面

2019-10-23 作者:多肽链 严睿 来源:连接网

分享:

[摘要]这到底是一场产业衰退期的自我救赎,还是大股东巧借实业之名的资本掠夺?



来源 | 多肽链

作者 | 严睿

 

从女装到婴童、医美,上市公司朗姿股份(002612.SZ)可谓步步用心地构筑起来一个市场关注度高、看上去很美的资产布局。

 

尤其是近两年被捧上天的颜值经济更是博取投资者欢心的漂亮糖果,毕竟女装行业美人迟暮、童婴领域厮杀正酣,只有“时尚医美”似乎能让资本市场“春心”荡漾。

 

若不是一笔资产股权转让的交易扯下了朗姿股份的遮羞布,恐怕仍有大把的投资者会为其“泛时尚产业互联生态圈”,这个听起来就很山寨的概念而掏出真金白银。

 

在转出利润贡献占比近一半的资管业务资产后,稍加计算我们就能得出朗姿女装、童婴和医美三大主营业务的净利润率之惨淡。

 

尤其不断收购整合医美资产注入上市公司,朗姿股份寄希望于医美业务的营收利润贡献重振公司市值,但被表面繁荣掩盖了的医美行业实则满是雷区,资产整合易,稳定经营难。

 

而对于朗姿股份的大股东而言,运用资本腾挪的财计不但将经营风险转移给二级市场投资者,更从中渔利。

 

或许,这才是朗姿股份业务走向多元化以来,公司股价、市值却节节缩水,不得翻身的缘故。

 

壹|申东日的财计

 

作为上市公司朗姿股份与芜湖德臻的实际控制人,申东日左手倒右手的财技并不炫酷,但对于中小股东而言,这恐怕是吃了个结结实实的哑巴亏。

 

2019626日,朗姿股份与芜湖德臻、朗姿韩亚资管签订《朗姿股份有限公司与芜湖德臻睿远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关于北京朗姿韩亚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之股权转让协议》,拟将朗姿韩亚资管42%股权以6.96亿元的价格转让给芜湖德臻。

 

109日盘后,朗姿股份公布了其关于转让北京朗姿韩亚资产管理有限公司控股权的最新进展:

 

2019719日和927日,芜湖德臻分两笔股权转让价款支付给朗姿股份,并以持有朗姿韩亚资管42%的股权,成为其第一大股东。而朗姿股份持股比例则降为34%

 

值得注意的是,根据天眼查显示:成立于2019528日的芜湖德臻睿远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是芜湖德臻投资有限公司的唯一投资项目。

 

而注册资本1000万,成立于2019513日的芜湖德臻投资有限公司只有两名股东:申东日(持股60%)、申今花(持股40%)。

 

申东日、申今花兄妹也正是朗姿的创始人、公司十大股东的前两位,分别持有上市公司2.19亿股(总股本占比48.63%)和2988.91万股(6.87%)。

 

显然,芜湖德臻投资公司正是申氏兄妹为装朗姿韩亚资产控股权而专门成立的一家壳公司。

 

根据相关会计准则规定,朗姿股份对朗姿韩亚资管不再具有控制权,同时也意味着其财务表现不会继续出现在上市公司合并报表范围内。

 

按照2018年度财务报告显示,朗姿股份总营收26.62亿元,净利润2.1亿元;而朗姿韩亚资管实现销售收入1.05亿元,合并后为公司贡献净利润9271万元,较上年同期增长22.46%

 

占比上市公司近三成的朗姿韩亚资管其对上市公司2018年营收贡献虽仅为3.9%,但其净利润贡献则达到了44%

 

也就是说,占据朗姿绝大部分营收的女装(13.8亿元)、童婴(6.6亿元)以及医美(4.79亿元)三大主营业务的净利润总和还不到1.17亿元。

 

且看其2019Q3以及全年的扣非净利润会显露出怎样的颓唐。

 

贰|女装大佬入局

 

没什么溢价,申氏兄妹就从上市公司摘出最赚钱的资管业务,那么朗姿股份能如其所言:“更有利于女装、医美等时尚业务的发展”?

 

20118月间登陆A股中小板市场的朗姿股份是纯女装企业,曾在竞争激烈的中高端市场一度风生水起。

 

不过,女装行业的“多、小、散”的竞争格局,加上整体服装家纺行业的弱景气度,使得近几年行研机构不断发出女装市场饱和和下滑的预期。

 

而朗姿、宝姿、拉夏贝尔、欧时力等拥有覆盖全国性销售网络的相对成熟的中高端品牌,虽然逐渐成为国外品牌的强力对手,但又受到电商平台、区域性品牌和一些小众品牌兴起的蚕食,日子并不好过。

 

谋求多元化产业发展或许是破解朗姿女装主业渐渐没落局面的良方。

 

2014年朗姿股份东渡韩国,以3.1亿元人民币拿下拥有40年历史、韩国婴童用品第一品牌的上市公司阿卡邦的控股权,由此切入童装赛道。

 

2016年朗姿股份又通过对韩国梦想集团的战略投资杀进垂涎已久的医美行业。同年,斥资3.3亿元控股四川米兰、四川晶肤等六家医疗美容医院(公司),规模化布局医美行业。

 

进入医美领域“女装大佬”申东日的资本运作可谓猛如虎。201610月,朗姿股份发布公告称出资5亿元设立全资子公司“朗姿医疗管理有限公司”。

 

次年3月,“朗姿医疗”正式成立,此前收购的医美资产悉数装入朗姿医疗。而挥舞钞票的朗姿医疗并未停止对区域市场医美资产的收购。

 

201712月末,朗姿医疗以2.67亿元收购西安市场最大的医美机构之一的“高一生”100%股权;20199月初,朗姿医疗又拟斥资6300万元收购财报亏损的西安美立方60%的股权。

 

不过,比起收购医美资产更应当引起关注的是朗姿股份与其大股东之间关于朗姿医疗的股权腾挪。

 

今年815日,朗姿股份发布《发行股份购买资产并募集配套资金暨关联交易实施情况暨新增股份上市公告书》。

 

公告朗姿股份以9.02/股的发行价格,新增3500万余股股份,已于201988日完成上市发行。

 

而此次朗姿股份定向增发所募集的3.16亿元正是为收购申东日、中韩晨晖、合源融微、十月吴巽、南山架桥持有的朗姿医疗41.19%的股权,以实现全资控股。

 

但实际上,这部分股权却是上述申东日等交易对手在2017年年底向朗姿股份支付2.75亿元的交易对价所取得的。

 

一年半时间,朗姿医疗这41.19%的股权为申东日等持有方实际带来4100多万元的增值收益。

 

叁|医美“美”得了朗姿?

 

从朗姿韩亚资管的剥离出报表到朗姿医疗的股权收购,朗姿股份的解释都落在了:“将会更有利于朗姿股份女装、医美等时尚业务的发展”。

 

但与两笔交易给上市公司大股东申东日带来的收益相比,医美资产重组和注入带给朗姿股份投资者们的回报恐怕就非常有限了。

 

通过20172018两个财年的数据对比,朗姿股份的婴童业务板块营收占比明显下降,由34.77%降为24.82%;而医美业务营收占比则从10.86%上升到了18.01%

 

 

 

显然,医美业务被寄予厚望。资产的重组和持续并购,未来增长重心的确立,医美真的能成为朗姿“泛时尚”产业生态的核心资产吗?

 

2018年朗姿股份医疗美容业务实现营收4.8亿元,同比增长达87%,合并后为公司贡献净利润2752万元,同比增长43%

 

需要注意的是,尽管朗姿的医美业务营收在2018年占比提升到18%,但其净利润贡献占比仅为13%;医美业务毛利率58%,仅次于女装的59%,但其净利率只有5.7%

 

在朗姿当期的净利润贡献中,四川“米兰柏羽”和当年年初2.67亿元收购100%股权的“高一生”占比应在九成左右。

 

不过,按照高一生收购要约的业绩承诺,这块医美资产2018年的净利润产出应在2070万元,但对照朗姿医疗2018年净利润总额,高一生实际净利润恐怕远未能达标。

 

2019年朗姿医疗斥资6300万元收购疑似莆系的西安美立方,2018年营收3375万元,亏损却高达1490万元;2019年上半年虽实现营收4596万元,但仍亏损324万元。

 

因此,2019年朗姿医美业务板块的净利润指标大概率也并不会太好看,要成为带动朗姿股份整体增长的引擎恐怕遥遥无期。

 

介入医美领域,朗姿试图借助其在女装行业已经建立起的品牌和覆盖全国的线下营销网络及客户资源,为医美业务转化客户,降低朗姿医美业务的获客成本。

 

这看上去似乎合乎逻辑,毕竟女装和医美行业有着很高的客户重合度,但实际上与标准化的服装产品完全不同,医美消费的个性化因素以及依赖医美技术拥有者医生的特性,也决定了其营销方式和消费行为大为迥异。

 

也因此,朗姿的女装与医美业务板块之间其实很难实现“线上线下互通”的板块协同效应。另一方面,医美机构的规模化、连锁化发展与其他领域连锁业态的发展也有着很大的不同。

 

医美业务又细分为手术类、非手术类,前者在朗姿医美业务营收占比在40%左右,但利润贡献要比后者高很多。

 

依赖医生手术的业务很难实现快速的规模化扩张,医美医生是非常稀缺的行业资源,这极大限制了医美机构的复制扩张。一旦盲目扩张,则会给机构带来诸多问题和风险。

 

医美机构的运营管理比女装等主业难度要更大,再加上“人命关天”的行业监管也要严格很多,一旦出现医疗纠纷或者事故,对品牌本身的影响和冲击就会很大。

 

实际上,朗姿旗下医美资产相关的医疗事故、纠纷以及广告违规等问题,也一直层出不穷,并且涉及其大多数子公司。

 

因此,要靠医美业务来美化朗姿股份的“泛时尚产业互联网生态圈”概念,恐怕除了造噱头在资本市场上套利外,很难有什么明确和稳定的增长。

 

就算是沾着“双十一”股价拉个涨停板,这样的行情朗姿股份又拿什么来支撑下去?

 


相关阅读

阅读原文 阅读 540
投诉
广告

京ICP备12024388号-2 © 1997-2015 连接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