儿童医疗经济,如何抓住“黄金十年”?

2019-10-14 作者:林掌柜 林掌柜 来源:连接网

分享:

[摘要]近年来,儿童医疗经济在资本助力下,纷纷跑马圈地,迎来了细分医疗领域发展大好机遇。然而,儿童医疗经济也面临了巨大挑战。如何抓住未来“黄金十年”呢?毕竟,不是所有的儿童医疗经济参与者都能自然而然地享受到时代赋予的这轮红利。



未来黄金十年的儿童医疗经济,全科(内科)的高诊金制模式要逐步让位给儿科交叉学科和衍生服务模式。儿童眼科、儿童口腔、儿童康复和中医儿科都将可能跑出细分领域“独角兽”。

 

本文来源于“林掌柜”(微信公众号:kanbingtong),作者为林掌柜

 

92-3日,掌柜受《诊锁界》创始人高哲邀请,参加了第二届诊博会“基础医疗领域蓝海三千、只需一瓢饮”,充分感受到了儿童医疗经济尤其是诊所和门诊部业态的火爆。正如《2019中国新型儿科诊所发展报告》中所判断的那样,2020-2030年,将是儿童医疗经济潜在客户数量最多、市场最为庞大的“黄金十年”。

 

严格说来,儿童医疗经济不等同于儿科诊所。按照现有诊疗科目设置划分,儿科并不包括口腔、眼科和康复。掌柜这里所说的儿童医疗经济,仅指所有以儿童为主要目标群体的独立医疗机构,业态以诊所和门诊部为主,也有少数儿童医院和儿童医学中心,不包括综合医院和妇幼保健院儿科。

 

儿科,体制内越来越中心化,每个城市都集中在当地屈指可数的儿童医院和三甲医院儿科。时代的主流趋势又是“去中心化”,在公立医疗体系内,显然无法靠行政命令逆转,“中心化”原本就是公立体制和行政管理导致的“反潮流”结果。谁能适应和迎合这股时代潮流呢?答案只有私立诊所和门诊部。

 

近年来,儿童医疗经济在资本助力下,纷纷跑马圈地,迎来了细分医疗领域发展大好机遇。然而,儿童医疗经济也面临了巨大挑战。如何抓住未来“黄金十年”呢?毕竟,不是所有的儿童医疗经济参与者都能自然而然地享受到时代赋予的这轮红利。

 

儿童医疗经济,尤其是诊所和门诊部业态(儿童医院一般还设有小儿外科),经历了儿童全科(以儿内科为主,如小儿呼吸内科专业、小儿消化内科专业、小儿内分泌专业、小儿神经病学专业、小儿免疫专业等)的高诊查费(俗称“诊金”)到靠儿科交叉学科医疗服务和衍生服务赚钱的过程。

 

“诊金制”好理解,但商业模式屡遭碰壁,至今见不到曙光。儿科交叉学科医疗服务和衍生服务,目前主要有儿童口腔专业、儿童眼科专业、中医儿科专业、儿童保健专业(以儿童生产发育专业、儿童康复专业为主)以及儿童健康教育和线上咨询服务,乃至将儿科诊疗作为粘性流量入口,拓展成人衍生服务消费,如年轻妈妈群体的高单价医美消费。其中,儿童口腔连锁机构发展势头最为迅猛、扩张不断,儿童眼科、儿童康复和中医儿科紧随其后。

 

然而,交叉学科的商业模式也尚未成熟。无论是资本宠儿唯儿诺、极橙齿科,还是连锁化程度较高的青苗儿童口腔、三叶儿童口腔,无论是爱尔眼科旗下谋划全国布局的眼科诊所和门诊部(以儿童青少年眼视光为主),还是新生的区域性儿童眼科品牌“小树眼科”,往往单店或少数店盈利、连锁机构整合报表却大多亏损。

 

无论是成都的“寇小儿”,还是重庆的“昱博士”,无论是流量主导思维,还是高单价细分专科服务,其商业模式都仍处在探索阶段。即便多数连锁门店盈利,却往往仅限于某一特定区域,跨区域连锁成功者较少。这都是有客观原因的。

 

一、医生数量严重不足。儿科医生、儿保医生、儿童口腔医生、儿童斜弱视和眼视光医生、中医儿科医生、儿童康复医生都极度稀缺。儿童医疗又是众多临床学科中诊疗耗时最多、诊疗效率最低、医生薪酬待遇最差、诊疗环境最嘈杂的科室,又进一步加剧了专科医生的短缺。

 

二、运营团队尚显稚嫩。单纯做儿科和单纯做儿童口腔或眼科或康复,是两种截然不同的运营模式,二者融合还需要时间,其商业模式更尚未成型。擅长“小而美”机构运营的成熟团队更是稀缺。做过儿科全科的,没做过儿童口腔、儿童眼科;做过口腔的,又没做过专做儿童口腔;做过眼科的,又没做过眼科诊所和门诊部“小而美”业态。

 

三、患者入口尚未打通。儿童医疗营销目标群体和消费群体往往是错位的,其最终付费者和医疗消费者也是错位的,甚至二者之间还时常对立,这就决定了营销模式的多重复杂性和效果衰减性。

 

当前,医疗广告呈从严从紧监管态势,中小学校、幼儿园大多又仅对公立医疗机构开放,儿童医疗入口运营可谓举步维艰。那些靠网红医生强势IP为线下机构导流成功的,终归只是极少数。况且,网红IP红利也在快速迭代和衰减,过去的成功经验,绝大多数儿童医疗机构根本无法复制和借鉴。

 

掌柜认为,要想打破儿童医疗经济发展桎梏、抓住未来黄金十年大好机遇,大致有三种策略打法:

 

要么拉当地知名医生合伙,前期靠医生自带流量支撑,用股权换时间;

 

要么配备够强的运营团队和雄厚的资金储备(强大的持续融资能力),二者缺一不可,从而形成具有原创性、自主性和复制性的儿童医疗“三要素”(筛选、定价和入口)产品化能力;

要么做儿童医疗服务平台,自己只做专长的业务,不专长的业务交给专业的医生集团或医生团队。譬如,自己做儿科全科或中医儿科,儿童口腔或儿童眼科交给别人,既可分担成本,又能共享患者池。

 

如今,各路资本投资决策考量的核心指标,正在从是否“赛道”或“风口”迅速转向能否“盈利”,不再为有名气和号召力的投资机构和投资人“过度投资”买单。然而,值得警惕的是,科技领域“击鼓传花”式的高估值投资疯潮正迅速蔓延到消费医疗领域。

 

那些长期不盈利的儿科连锁品牌和儿童医疗经济玩家(掌柜就是不敢点名道姓)启动一轮又一轮的融资,重复演绎着科技领域曾经有过和正在经历的投资泡沫。此情此景,颇为魔幻。

 

掌柜认为,未来黄金十年的儿童医疗经济,儿科全科(内科)的高诊金制模式要逐步让位给儿科交叉学科和衍生服务模式。儿童眼科、儿童口腔、儿童康复和中医儿科都将可能跑出细分领域“独角兽”。掌柜个人最看好的,自然还是儿童眼科(以眼视光为主)。

 

在儿童医疗经济连锁业态布局上,“八爪鱼”模式将成为连锁布局首选。先建“八爪”(诊所和门诊部),再建“头部”(医院),将可能成为“独角兽”连锁集团的优先级备选项。

 

本文已标注来源和出处,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

 


相关阅读

阅读原文 阅读 309
投诉
广告

京ICP备12024388号-2 © 1997-2015 连接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