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互联网+创新创业高峰论坛之圆桌对话:互联网+下的创业风口

2016-06-24 作者:萧峰 来源:连接网

分享:

[摘要]2016年6月22日,由光芒网主办、连接网协办的2016互联网+创新创业高峰论坛在北京国际会议中心举行。


2016年6月22日,第十五届中国互联网大会在北京国际会议中心举办。由光芒网主办,连接网协办的“2016互联网+创新创业高峰论坛”当日也在大会现场成功举办。在圆桌对话环节,连接网创始人、CEO公维锋与梧桐树资本创始人童玮亮、易联合创始人轩长江、惠人贷CEO李晨、眨眼网创始人杨莹、以及totwoo智能珠宝创始人王洁明5位嘉宾,围绕“互联网+下的创业风口”,分享了各自创业经历以及遇到的机会和挑战。

主持人:连接网创始人、CEO公维锋


对话嘉宾:梧桐树资本创始人童玮亮

               易联合创始人轩长江

               惠人贷CEO李晨
               眨眼网创始人杨莹
               totwoo智能珠宝创始人王洁明


以下是圆桌对话实录整理:


公维锋:首先请嘉宾用一分钟的时间来分享他们的创业项目。


李晨:很高兴今天能来参加这个论坛,我是惠人贷CEO李晨,我们的创业项目是基于场景下的消费金融,主要面对小额消费、教育、租房等方面。


杨莹:大家好!我是眨眼网创始人杨莹,我们是原创服装的社交电商平台,我们认为每个人的衣柜里面都缺少一件设计师的衣服。如果您觉得现在淘宝的衣服很low,或者说对假冒伪劣、撞衫这些问题不满意的话,大家可以到眨眼网上选购自己喜欢的衣服。比如说后天要结婚,你需要一件独一无二的婚纱,或者要一件精美的物品,您可以把您的要求告诉我们,我们的设计师会帮您搞定一切。


轩长江:大家好!我是易联合的创始人轩长江,我们做的业务比较实用,我估计在座的很多公司现在都在享受我们的服务,我们主要做企业日常饮用水服务平台。我们现在为北京城2200个写字楼里的3万家用户提供服务。


公维锋:第二个问题,童总不用介绍了,因为童总之前是创业者,现在成功地从创业者转变成投资人。我想问一下,找到这个项目其实挺不容易的,到处都是风口,但是找到好的风口真的不容易。所以先从轩总开始,你们怎么找到饮用水这个项目的?


轩长江:我们应该是中国最早做酒水电商平台的企业。我们一直想针对企业的用酒做一个专业的服务平台,区别于消费者和企业主。于是我们就想试着去寻找一个降低客户成本的方法。我们有一次机会,在国贸区域发现一个社会上的水站,每天能做到出水量2万多桶,都供给国贸地区的企业,我们每个桶给他两块钱在水桶上打一圈广告,我们做了一个测试,他帮我们进入到了国贸205A级的写字楼,能做到60%的企业级用户购买我们的酒水。突然之间出现了一个事,一个用户通过这个广告买了我们的酒之后,大概有四天的时间,就直接把电话打到工商局去投诉了,说他们公司刚好有一个晚会,喝了我们的酒之后,导致整个公司的人第二天肚子疼,没上成班。我们觉得不太可能,虽然我们从事酒水行业不是很长时间,但对自己的产品是很了解的。我们就赶紧组织北京的质检总局去到他们公司,最后检查出来是他们那个桶装水有问题。由此我认为这桶装水是一个非常好的刚需,高频进入企业的入口。我们可以演变成企业日常行政的一站式综合服务平台,就这么着,我们一步一步转入到了桶装水、饮用水这个行业,以此拿来获取企业的入口。


公维锋:其实创业者非常不容易,随时可能遭遇危机,一个电话就投诉到工商局。但是有时候危机当中就有机会,他发现不是他的酒有问题,是水有问题,他把水给颠覆了。所以很多时候创业者会遇到很多的问题,在创业过程当中不断地试错,才能找到更好的机会。


公维锋:接下来请杨总给大家分享一下你们是怎么找到这个风口的?



杨莹:首先大家应该都知道服装邻域是一块大市场。我们大家会觉得服装是一块红海,我们怎么还进来。我们进来的是非常垂直的市场,是设计师的服装。在国外,比如说美国3500亿的服装市场有65%以上是独立设计师品牌,可是国内还没有形成这样的市场。比如说在座的各位会想,设计师衣服是不是得一两万块钱,其实也可以几百块钱。买到给明星设计衣服的设计师的衣服,非常容易,几天送到你手上。但是还需要一个教育市场的过程,国内和国外还是有一到两年的差距,国内还是更希望通过淘宝或者到街上去买ZARA。服装是红海,但是独立设计师品牌一定是未来发展的导向,所以我也希望在座的各位通过眨眼网这个平台能够穿上不low、不贵、不假、有调性的服装。


公维锋:请李总说说当时做惠人贷这个机会是怎样找到的?



李晨:我觉得其实前两位说了创业模式,企业找到风口还有一点特别重要,就是有情怀,需要有这样的心态,才可能找到属于自己的风口。其实从我个人经历来说,我原来大学学的是IT,跟金融没什么关系,但是毕业去择业的时候,自己也是想去做点什么事情,后来就选择了消费金融,当然也是有机会进入到全国首家消费金融公司。当时消费金融在国内是一个完全陌生的概念,想去尝试一下做点事情。在公司从业的这几年,实际上就像您说的,我可能又情怀了一把,在这里发现了一些新的东西。在整个发展过程当中,发现很多的产业深入的还不够,很多产业实际上是需要金融支持的,特别是在消费金融里面,很多零售商户是需要金融支持,但是现在支持力度还不够,所以我们就做了惠人贷。


公维锋:但是做这个行业,我不得不代表我们的用户提一点,其实我不怕你有情怀,最怕你跑路。因为这个行业最近面临很多挑战,你能帮我赚多少钱,我放到第二位,其实第一位是你别跑路,把本金还给我。特别是好的创业者,既面临业务挑战,还面临很多的威胁,我们怎么做到的?


李晨:第一个是坚持自我,惠人贷成立于2012年,在最早的互金平台里面,大家可以看到我们的交易量是相对比较靠后的,我们还是坚持在自己的商业模式这条路上,一直去辛勤地耕耘。刚才我看到公总的PPT非常有感触,创业第一很苦,第二坑非常多。其实我们之前很多的构想在实践的过程中发现有很多的问题,但是非常欣喜的是在经历了这样一个痛苦的轮回之后,我们确实解决了一些问题。现在看到我们的效率,我们的这些交易量,当然还包括风险方面,其实我们都做了一个非常好的成绩单。但是我说未来我觉得还有很多更惊喜的事情,这一块我觉得同行是给我们外部的压力,但更重要的是要自己想清楚自己是一个什么角色,怎么去走,在这一块,我觉得有几点:第一点,坚持自我。第二点,我们相信我们处在一个好的年代和好的环境下,因为中国这几年的发展和中国的市场都足够大,我觉得别人家还没到我们家门口割麦子,是我们家门口的麦子可能还没有长得很好,所以先要修炼内功,把自己修炼得很好,这一块的零售市场非常非常大,我相信只要沿着自己的路,一定可以走出一个非常不错的未来。


公维锋:好的,其实您也给大家分享了这么多,为什么让您分享这么长时间?就为了让大家看清你长什么样子,如果你跑路,大家会群殴你。接下来请童总,童总原来也是一个创业者,现在做投资,其实投资也挺不好做的,现在投资公司也有很多,良莠不齐,有好的,有坏的,童总能不能分享一下投资行业的风口到底是什么状况?


童玮亮:原来自己做创业,现在做投资,其实辛苦程度差不多。投资圈有一句话,少壮不努力,老大做投资,当然做得还不错。其实大家可以看到,只要经历过2000年的互联网泡沫,经历过2008年的金融危机以后,周期性非常非常强,现在除了泛娱乐以外,其他都不能算在风口上。还是举我们基金的例子,比如刚才您说的互联网+,互联网+现在有非常大的市场,正是因为大的经济环境不太好,其实是一个好的投资机会。我觉得互联网+是一个大的机会,美国的好莱坞就是因为美国二三十年代的大萧条起来的,所以泛娱乐也有比较好的机会往上走。另外一个,大数据相关的,不是底层的技术型公司,大数据已经应用于各个行业,比如公司内部投了微博易,在应用层面能够做到两端,比如自媒体和广告主的位置,其实这三个方向还是比较好的。当然未来的趋势,从早期角度来说,人工智能一定是未来的方向,物联网也是未来的方向,包括AR、VR。但是这个离现在可能还稍微远一些,可能需要五年到七年的时间,这些我觉得都是在不同的投资阶段会投不同的项目,但是就看现在的创业者是刚开始创业还是创业到了一定的阶段。


公维锋:您刚才提的一点很好,经济形势不好,赚钱不容易,创业其实也不容易。刚才童总讲,其实有经济萧条反而泛娱乐起来了,大家可以借鉴这样的趋势,就像当年非典,让阿里巴巴找到一个好的机会一样。我另外问您一个问题,实际上现在创业者找投资不容易,投资公司很多,每天要见很多很多,这里面就良莠不齐,所以我想您身在其中更了解什么是好的,什么是坏的。前一段朋友圈有一个新闻,一个创业者做了一个非常好的项目,找投资者聊,聊得特别细致,因为都希望投资人更清楚地了解我们的项目,结果投资人以非常低的估值进行投资,最后你要么接受我低估值的投资,要么我复制你,这也是让大家感到很痛恨的一件事情。童总能不能分析一下,现在投资公司这么多,怎么样让创业者擦亮眼睛找到一个好的投资公司和投资人?


童玮亮:我自己2003年、2004年创业投资的时候那个圈子非常小,可能合伙人就几十个人,现在估值基金有1万只,要去筛选很累。另外一点,其实类似于像投中这样的投资行业的行业门户,相对来说老牌的机构还是说口碑不错,所以我觉得在投资机构里面,口碑不错还是一件很重要的事。另外一点,大家可以以创业的方向去找一下哪些投资机构投过这些方向,但是没有投过你的直接竞争对手。公开的数据很多,如果能找到这样的机构投这个方向,比如互联网金融哪个机构投,但是你的直接竞争对手没有被投,投这个方向,往往这个机构会看这个行业。这是从创业者怎么去筛选投资机构的角度分析。


另外可以筛选一下,比如大家有时候找FA,让FA列一张表,哪些投资机构见谁,投过哪些项目,这些项目合伙人是谁,一般讲起来不会特别轻易被忽悠。另外一点,从投资机构的角度来说怎么看创业者,在内部基金里面一定是这样的,去看一个企业,要看竞争对手,一定对大部分的竞争对手、著名的竞争对手都会看一遍。另外看一个项目,对上下游也会看,竞争对手一定会看一遍,上下游一定会去看一遍,的确最终投的不一定是第一个看的企业,往往最终选择那些我觉得最有机会出来成为行业老大的公司,这两个是一个双方的关系。所以你要想一个投资机构去看你的企业,他一定会看你的竞争对手,而不是只看你一家就会下手,这个对投资机构也是一个盲区。但是从你的角度,应该说在中国,创意非常重要,但是执行力更重要,你有一个想法,遮掩着不让投资机构去看,没用的,只有你投资者很强,迅速做到老大,执行力才是非常非常重要的,一定跑在竞争对手前面,不要怕你的想法被投资机构知道,你再聪明,这个世界上聪明的人很多,你能想到,别人也能想到。


公维锋:刚才童总给大家分析了很多干货,我们创业者其实也遇到了很多坑,投资人能不能分辨出或者能够看到我们创业者可能会遇到的坑?


童玮亮:坑其实非常多,因为我自己创过业,也碰到过非常多的坑。我大概想一下,刚开始创业的时候就没有木桶理论,只要发挥最强项,发挥到最大就行了,这时候早期是产品导向,产品足够好,一定会形成口碑,不要指望一开始创业的时候砸钱买用户,创业一开始不要花钱去做推广,你的产品吸引你的核心种子用户以后,自然会带来用户。刚刚开始创业,如果你不能靠口碑去获得你的用户,你的产品是不成功的。


第二个阶段,过了产品的阶段,我觉得运营非常非常重要,所以在中国,CEO为什么很重要?运营往往就是,只要你想到你做了,一定是有一堆竞争对手,当有一堆竞争对手的时候,依然发挥最强项,千万不要被你的竞争者拉到他擅长的赛道里面跟他做竞争。比如你擅长的是产品,你把他拉到你的产品这条线跟你竞争,如果他是现场PR,千万别打PR这场战争,再后来是运营、管理和资本,我觉得早期产品和运营这两个环节都非常重要。


公维锋:三位都是创业者,我不能讲不负责任,反正是你不用为投资结果来负责,他们的项目你有什么问题?


童玮亮:我简单点评一下,李晨做的我理解的是银行,中国的大银行很难做社区银行,但是在美国社区银行富国是非常好的。因为大银行每个员工福利非常好,选址非常好,根本不可能让一个员工像一个销售一样,一个月两千块钱的底薪去服务相对中低收入的人,因为他服务一个大客户可能一年几千万,服务普通消费者一年只有几万块钱。所以如果去做偏所谓中低端的人,一定要有非常好的服务意识。他们能长期坚持做一件事,而不是因为高利润就做高利润,长期坚持做这件事,在这个企业家身上做得非常好。但是另外一点,中国的环境、非市场化的因素非常大,怎么能在这一点上坚持做下去,不做高利润的事情,只做相对低利润的事情,招到这样的员工,让他们的员工能够长期具有这个事情,还是一个挺大的挑战,我相信只要坚持做这件事情是有机会的,只是说现在的时机和机会是否非常恰当,还需要去考量一下。


杨莹,我觉得一看就比较白富美,留学回来,做设计师。同样我觉得中国2015年人均GDP刚刚破八千美金,大概在美国其实八千美金可能是1970年代和1980年代,中美差距很大。当然中国的增长速度非常非常快,可能2020年左右破一万美金,中国的中产阶级会真正变成主流。但是美国碰到的问题,像一些设计师产品不仅仅是服装,设计师我觉得是当用户的审美到了一定的阶段以后,我觉得一定会有非常巨大的消费,但是中国当什么时候中国所谓的一、二线城市有足够多的用户有这么多的审美能够去买设计师品牌,这个时间点是否还会很长,是两、三年还是五年,还是十年,这个时间我觉得可能会需要去考虑一下。我也觉得一线城市比如早就破一万美金的用户,但是这样的绝对用户群体怎么找到他们,并且把你的品牌宣传得很好,让他们去用,我觉得在阶段内还是花比较大的精力去做这件事情。


轩总,其实我觉得这个切入点真的非常好。通过水,我们公司一定会用饮用水,通过这个点切到企业,我觉得问题不大。但是切到企业以后,怎么样转化为您说的行政的各种各样的需求去满足他们。这个前提是说您的企业能够满足各种行政的需求,对你的供应链的能力要求,我觉得听上去太高了。你要满足他们的旅游,满足行政,订机票各种需求,还是说您作为一个平台去接入各种服务商。但是如果只是桶装水接入一些中高端的消费,企业主会信任您这么一个切入口吗?我现在是一个疑惑,因为这三位我都是第一次见,不太熟悉,我只是做一些个人的分析。 


公维锋:大家以热烈的掌声欢迎我们王洁明先生,你来得正合适,先请洁明兄介绍一下智能珠宝是什么,怎么还做了这样一个项目。


王洁明:抱歉,尽管不是身残志坚的代表,但是志确实还是坚的,走错了地,在国家会议中心,发现出行问题上,依然有很多需求可以解决,残疾人的出行问题,我这个轮椅就是塞不进出租车里,换了三辆车才到了这儿。言归正传,其实一年多以前,我在做移动互联网的时候还找过玮亮,一不小心已经做了一年零两个月了。谈到智能珠宝,大家还是比较好奇的,珠宝怎么可能智能?在大部分人的脑海里,珠宝依然停留在红宝石等等。其实中文有首饰,有珠宝,我们要做的是时尚珠宝这个领域,所以跟大家想的那个珠宝是不一样的。换句话说,是在整个全球珠宝业增长最快的,以搭配为首要需求,而不是保值为需求的那一块领域里。


第二,所谓的智能绝对不能是为了智能而智能的,有一个APP去控制珠宝的可笑的产品,也绝对不能是运动手环套上了一个珠宝首饰的外壳,这是一个时尚的产品,根本没有去想里外兼容的产品。其实珠宝就是增添以前没有一种产品体验,如果以前在买珠宝首饰,因为是红宝石、蓝宝石,因为谁的设计,给我们增添了不少的个性体验。现在智能能够成为另外一种体验,举一个最简单的例子,有一个女孩子买我们的首饰给她的母亲,我当时觉得很奇怪,因为我们用的14K金的宝石,也非常时尚,目前在整个欧美的时尚垂直社区里增长最快的时尚品牌,怎么会买给她妈妈?是因为他老父亲去世了,每当这个首饰闪动的时候知道遥远的女儿在想着她的母亲。去年在米兰的设计周,有一个时装博主是一个老太太,我参加那么多时装发布会,对很多新东西不太感冒,对你的东西太感兴趣了。千百年以来很多东西就是石头和珠宝的混合体,但是在你手上,我发现这个东西是活的,是互动的,是好玩的,可以连接世界,连接人,和互联网本身的定义一样。所以我想智能给很多人带来的体验不仅仅是我们以前想到的所谓是不是能检测糖尿病,能检测高血压,他能给我们带来精神价值、审美价值,这恰恰会是智能可穿戴的新的出口,也是我一年多前毫不犹豫地离开了原来的公司,再次创业的一个最初的动机。


公维锋:谢谢洁明的精彩分享。我特别想问在座的几位创业者,我们都要说实话,因为在场有很多早期创业者或者想创业的人,所以想问问大家现在有遇到生存的压力吗?或者遇到过吗?因为刚才童总也问了很多问题,特别轩总说很重,轩总能不能先回答一下,有没有面临过生存的压力?

轩长江:其实我觉得像刚刚童总说的那句话,我脑子里面也在想。一年零十天时间,我们完成了天使轮、A轮融资,这个速度是很快的。即使我们完成了A轮融资,大几千万进来,也面临童总说的,从桶装水切进去,我们整个商业模式叫什么?实际上又叫水到渠成,因为我们现在主要做水到,我们充分相信我们的团队做水到是没有问题的,伟大在于渠成,不是一个比喻,通过水到做渠成。我们对上游整个企业日程行政一站式的整合,有很多可以想像的,办公室零食有多大的整合空间,有没有强有力的系统来支撑。但是我想说的是,其实每个过程都是一步一步走下去的,每一步都有生存的风险。但是我觉得这就是一种挑战,我跟我的投资人说,我毕业于法国商学院,全球排名前三的商科院校,像我这样的毕业生有很多。但我从全世界最低端的不能再低的行业起步,因为我认为这个行业是被所有人,包括投资人忽视的一个行业。但是往往越是这样,越有机遇,越有生存的空间。


公维锋:所以这事我感触特别深,轩总说,我刚才为什么PPT里写那句话,刚才很多人在那三种状态很多人就已经在干了,我订了他们家的桶装水以后,他送水像班车一样到我们写字楼下。当然他也会面临很多问题,我不知道轩总能不能讲,据说也遭遇过供货商的压力,1元钱十桶水,我相信用事实就会完成这种颠覆的使命,就像当年京东也同样遭遇过很多家电厂商的封杀一样。最后大家今天去回过头看一看是什么样的结果。所以我觉得机会其实就在我们眼前,为什么我们这次要把轩总叫来给大家分享呢?其实大家很多人都不知道他,因为他们在网上的宣传也很少,但是他们做了非常有意义的一件事情。


接下来我们请杨总回答我们的问题,你们怎么样让自己的创业项目活下去?


杨莹:其实眨眼网还好,我们一年融两轮融资。但是在你有钱的时候把钱投到哪儿去,是我们一直思索的问题。你的钱用在哪儿,我对我自己要求比较高,因为我们是电商平台,其实很难做到盈亏平衡,但是因为我们的产品特点毛利润还行,我们是有机会找到平衡点的。所以我在做投入的时候,一定要想投到哪里去找到平衡点。我觉得每个项目都是一样的,在你找到一个点甚至三个点来支撑这个公司之前,你会一直很焦虑,一直会有生存的压力,因为你不知道你的钱投到哪里会带来公司整个的盈亏点,其实有钱也是有投资压力的。


公维锋:没钱的时候想办法找钱,找了钱怎么花也是问题。


李晨:其实我觉得压力是每天都会有的。第一,每天睁眼就要想养活员工,除了员工还有其他的事情。第二还要有自己的理想实现,其实我觉得这些压力并不是我从创业第一天到现在每天打鸡血一样,365日转了很多年的动力,我觉得处理压力或者解决问题只是我最后实现目标的一个必经之路,我觉得这很正常。最关键的是什么东西能让我一直像打了鸡血一样,每天都这样。我底下的同事说,你为什么每天都是这样子?很奇怪,我觉得最重要的就是自己的理念,或者自己的一些想法,就是内心的一个东西,是不是真的是能够在内心一直坚持下来,沿着自己内心的那个声音一直往前走,我觉得这个可能是最重要的一个点,剩下的那些外部压力,我觉得不是最大的问题。最大的压力是信念危机,只要没有信念危机,都是OK的。


公维锋:最后,请在座的嘉宾每人送给我们创业者一句非常宝贵的话。无论创业还是投资,大家坚持到现在,其实就为了听干货,听有价值的东西。我们先请洁明总,你也创业了,做了别人不敢做的事情,对于那些正在创业的或者将要创业的人,有什么样的经验告诉他们。

王洁明:其实关于创业的分享,我觉得正在创业和将要创业其实是两个群体,我本身按星座来说是摩羯座的,是非常严谨的,干一个事情要左思右想做很多的调研。我觉得所有创业的人,首先要有摩羯座的严谨,因为创业你花的是青春,是比投资人的钱更加值钱的东西,要创业一定不要热血和冲动,要想明白。第二,没有一件事情是能够真正想明白的,如果你处于一个创新的领域,就要勇往直前,义无反顾,所谓不到黄河心不死,很多时候真的是在山重水复找到柳暗花明。


轩长江:我个人认为三十岁之前最好不要创业,在一些公司学一些管理上的经验,这个真的很重要,否则管理上的经验不足一定是一个大坑。第二个,没有别的方式和方法,就是坚持,一旦你决定创业了,你就坚持。很多时候是你的坚持把别的竞争对手坚持没的,他们都没了,市场份额都是你的。


杨莹:我觉得是这样,不管是多少岁以前,实际上真的需要正确地评估自己。你觉得自己是不是一个乐观的人,因为创业,有些人真的会觉得很痛苦,因为成功者身上一定有成功潜质,可能十几年不成功有不成功的因素,你真正想通再做这个事情,不然真的很痛苦。


童玮亮:一句话,其实两个事。首先第一点,我们刚才说的创业有诗和远方,追随自己的热情,创业一定要做自己喜欢做的事情。过去我们大概总结过,应该是BAT三个公司,基本上创业者大概是从开始创业到公司非常顺利的上市,七年的时间,你做一件你不喜欢的事情,你自己也很难坚持,你的团队也很难坚持,这个跟刚才说的企业文化、信仰都有很大的关系。尽量去做自己喜欢做的事,追随自己内心的热情。


第二件事,刚才几位都说了,偏执狂才能生存,你坚持这件事必须干,员工跑了你也干,你相信一定能成。所以互联网圈里剩者为王,这两者一定是一个矛盾的结合体,但是你必须是这么一个创业者。


李晨:我觉得真的是用心去享受整个创业过程中坚持的各种苦逼的点,把它作为自己的人生信仰,才能做一个成功的创业者。


公维锋:谢谢几位嘉宾发自肺腑的分享,因为我自己也创业,所以感觉到真的是干货。最后我想用洁明的行动来告诉所有的创业者,只要坚持,哪怕路途再漫长,行动再艰难,只要你坚持,你就能到会场来,最后,谢谢大家的精彩分享。谢谢大家!



连接网(www.newbelink.com):中国最大的产业互联网新商业媒体,专注于产业互联网创新与实践的报道。



相关阅读

阅读原文 阅读 249
投诉
广告

京ICP备12024388号-2 © 1997-2015 连接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