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钟表展圆桌会谈——钟表行业的新时代、新常态、新商业

2019-06-21 作者:连接网 来源:连接网

分享:

[摘要]中国是钟表大国,这么有优势的一个地方,我们的市场做得这么差,我们应该反思。现在可能有一些新的数据,有新的做法,对我们只是一个参考,最主要的是企业负责人的信念。



2019年6月21日上午,第17届中国钟表高峰论坛在深圳会展中心9号馆时光剧场举行,阿巴町儿童表创始人刘庆龙、形象力文化创意工场首席执行官邱兢、天美时钟张振泉、上海汉斯钟业总经理王敏就 “新时代、新常态、新商业”议题展开了讨论。


张振泉认为,很多企业还是基于传统的理念,凭着自己的经验,以曾经的辉煌来衡量今天的市场,根本没有认清现实。


王敏觉得,钟的市场分两块,一块是实用性的,还有一块是装饰性的。实用性的钟随着社会各方面的进步,这一块的需求在急剧萎缩,逐渐被取代,手机之类的都可以取代它。未来的时钟是一个趣味时间,一个知识时间,从这个角度去设计,去制造产品,它才会吸引大家,如果纯粹是为了看时间,那就没意思了。这里面可以植入很多的元素。


刘庆龙认为,钟有三个层次, 100多万的钟,是奢侈品。还有一种时间的计时器,它是功能性的产品。第三种是一般消费品,一般老百姓能消费的消费品。从消费品的角度来看,有两个方向,一个方向是智能产业拥抱您,另外一种方向是您来拥抱智能产业。


邱兢认为,人类对审美的需求,对审美趋势的认同是在提升的,我们认为人类对美是有统一的追求的。科技和数据能够帮助我们发现其中的规律,我们要通过一些数据汇聚去找到一些美的现象的背后它的本质是什么。




下列是连接网整理的讨论内容:


张振泉:我做了20年的钟表,也许很多人会对钟表市场持悲观的态度,但是对我来说,我反而跟他们相反,因为我觉得这个市场真的是太好了,好在哪里?钟表这个行业永远不会消亡。现在钟表的工厂越来越少,工人越来越少,人口相对来说这两年还是在增长的,现在的房间数、建筑比10年前至少翻了10倍以上,这么大的市场,反而这么少的企业进行相关的制造,你说这个市场好不好?但是很可悲的是,很多企业还是基于传统的理念,凭着自己的经验,以曾经的辉煌来衡量今天的市场,根本没有认清现实。我们还是传统的理解,为了生产,卖给经销商,经销商再卖给消费者。其实现在生产企业和消费者之间好像脱钩了,这不是市场的问题,是我们做企业的负责人的问题,我们的信念没有了,天天在想环保、工人工资、原材料上涨、中美贸易战等等的问题,关于市场开发、市场调查没有去做,我们没有想掏钱的人有什么需求。有些人想着建很好的工厂,引进新的设备,或者请专家,但是到他的办公室去看,他有没有设计人员?设计人员可能只是美工。最有生产力的东西,反而大家是最薄弱的,这怎么能发展得好?


中国是钟表大国,这么有优势的一个地方,我们的市场做得这么差,我们应该反思。现在可能有一些新的数据,有新的做法,对我们只是一个参考,最主要的是企业负责人的信念。


大数据、人工智能是非常好的方向,但是我觉得不是所有企业都能做到的,如果所有企业都做这个东西,可能又是一塌糊涂。消费者对我们的产品不感兴趣,注定不会成功,哪怕他的消费者代理商拿到了,也只是代理商感兴趣,而不是消费者感兴趣。


故宫文创深层的意义,是在老的文化产品上进行新的开创,这样才有消费力。我们所谓的传承、经典、国际品牌,我们想想就知道,死掉的太多了,死掉的比现在活着的还多。但是只要大家对这个东西有兴趣,它就能活。


王敏:实际上钟的市场分两块,一块是实用性的,还有一块是装饰性的。实用性的钟随着社会各方面的进步,这一块的需求在急剧萎缩,逐渐被取代,比如说手机之类的都可以取代它。作为装饰性的钟,或者说比较富贵的钟,它的市场会不会越来越小?我的回答是,变量不大。既然变量不大,我们就有机会。但是实际情况是,市场存在,这一块没有变大,市场也变小了,是什么原因?我把这一块跟大家剖析一下,大家就明白了。今天戴100万零售价手表的人群,在咱们国内比比皆是。但是看30年到50年前,戴500块钱这个价位手表的人都非常少。那个时候我们是一个平均化的时代,不是一个炫富的时代,如果你炫富,可能周围的人还瞧不起你。但是今天我们这个社会,进入了一个炫富的时代,买100万以上的手表的人非常多,买1000万以上豪车的人群数量也是非常大的。但是买100万零售价的钟的人群有多少?我最近在调试一个世界顶尖的钟,零售价120万,全中国买这个钟的人不满5家。为什么会这样?因为钟不能拿出来炫富,手表、汽车可以炫耀出来,说明自己的档次、身份。但是这个情况会变,你去看看欧洲,哪有那么多的豪车在路上开?那些世界顶级的总裁是不是手上都戴着100万的手表?并没有。我们的未来是什么样的呢?在很多年以前,大家都戴着纯24K黄金的戒指、戴着金项链是一个时尚,但是在今天并不是了,所以钟还是有机会的。但是钟的机会到底怎么样?首先就是要让大家有一个审美的打造,什么样的钟是值得玩的。就像今天有这么多豪车,没有人告诉你玛莎拉蒂有什么特别的点,你就不会买了,没人告诉你百达翡丽、江诗丹顿有什么特别的地方,你也不会买了。我给大家介绍一下我刚才说的120万的钟。


这个钟的外观与众不同,它的加工相当精细,它的功能也非常强大,它是一个纯机械钟,上一次发条能走4年。老外讲的走4年不仅仅是是时间概念,这个钟我调校好以后,4年可以不用动它。4年不动它的概念是什么?它有一个精准度的问题。原来日内瓦的标准是手表每天负4秒、正6秒,现在最高级的PP标准是每天负2秒、正4秒。你算一下,4年下来,这个钟要不动的话,它是什么样的精度?这个钟如果说误差超过了5分钟,那就会影响你的生活了,那个钟走了两年,它快了5分钟,你要不要拨一拨?你要拨的话,那不就动了吗,那还不如上弦。4年不需要动,也就是说它在4年的误差不会超过3分钟,大家回去算一算,这个精度比现在的标准高多少,我们普通的石英钟也不可能达到这个精度,这就是它的科技。


未来的时钟是一个趣味时间,一个知识时间,你要从这个角度去设计,去制造产品,它才会吸引大家,如果纯粹是为了看时间,那就没意思了。这里面可以植入很多的元素。


我们不要一提到中国元素就想到初一、初二、子丑寅卯,国外经典里面有一个钟,它是九大行星围着太阳转的概念,它只做了6个行星,过去传统的是九大行星,为什么不做更多呢?如果做大了就有问题了,就是它的回归周期问题。地球围绕太阳转一圈是一年,木星的回归周期大概是12年,正好对应中国的十二生肖。土星围绕太阳转一圈是29年半。再往外不能做了,因为天王星的回归周期是86年,做上去它动都不会动。今天我们仍然把这个元素做上去,现在提的不是九大行星,而是八大行星,把冥王星踢出去了。这就是一种知识传输。如果把八大行星做上去,它转得太慢了,你没有感觉了,可以把中国元素植入进去。我们如果看这个钟表,在上面朝下看,我们在天上,中国过去有这么一种说法叫“天上一天,人间一年”,你把这个元素做进去了,它的旋转速度就快了,动感就强了,趣味性就强了,知识性也强了,你可以把它做漂亮,把它做好,也可以卖120万。

     

刘庆龙:我首先说说钟和表是两个概念,我以前孤陋寡闻,我只知道表。刚才两位讲的时候,我蛮有感觉的,我们讲钟这个概念,我认为它有三个层次,您刚才讲的100多万的钟,它不是消费品,它是奢侈品,还有一种钟是功能型产品,就像刚才有一位老师讲的在考场里面挂在那儿让学生看着时间的计时器,它是功能性的产品。第三种是一般消费品,小时候我家里的钟是几天就要调一下发条,这是一般老百姓能消费的消费品。在功能品和奢侈品方面我没有发言权,在消费品的角度,我们看两个方向,一个方向是智能产业拥抱您,另外一种方向是您来拥抱智能产业。首先钟是一个家居,或者是办公的,它是放在室内的东西,它是否能跟智能家居有非常好的结合,我认为钟是一个非常好的场景。您拥抱我也可以,我拥抱您也可以,这里面有一个非常典型的例子,我认为这源自于消费升级。举个例子,大家在商场里看到那个猫王音箱,我们都认为智能手机太强大了,能替代电脑、MP3,为什么还有猫王音箱?甚至抄袭猫王音箱的产品每年也可以卖数千万台,总的来说音箱长得像老旧收音机那样,已经过时了,但是它在今天依旧创造了让人惊艳的销售神话,所以我们认为传统钟和智能产品的结合,依然有非常大的机会,像猫王音箱那样的产业爆点。所以我刚才在帮我们协会推荐,我非常希望传统钟表行业的人和深智联多交流。最开始我说深智联是四不象,你说它是做表的,它不是,你说它是做智能的,也不是,你说它是做市场的,也不是,我们就是非常融合的,智能联合是一个比较简单的描述。


任何一个行业都终将被颠覆,只是到底是被咱们的儿子还是孙子颠覆。我希望能够借助钟表展和钟表协会的平台,能够与更多的跨界企业合作,我也希望我们双方都能够拥抱变化、拥抱变革,并且有开放、连接的热情,一起打造传统钟表行业更美的数字化的明天。


邱兢:对于时尚这个话题,是没有统一标准的。但是从我的角度发现,人类对审美的需求,对审美趋势的认同是在提升的,我们认为人类对美是有统一的追求的。我们觉得科技和数据能够帮助我们发现其中的规律,目前来讲这更多的是表象的数据。今天对于数据和人工智能来讲,更多的找的是一些关联,我们要通过一些数据汇聚去找到一些美的现象的背后它的本质是什么。


我们今天说每个企业它本身有自己的发展特点,它能成为一个大企业或者中型企业,必然有它自己的能力和它的核心竞争力。企业在数字化转型的过程中,我们有两条建议:


第一,不能什么事情都是我自己做,不是自己去造轮子,而是要善于利用业界成熟的平台、成熟的工具,包括跟第三方的合作,共同推动整个企业的发展。不是说今天我想做大数据,我成立一个大数据部门,我招一堆员工来做这个事,这是一个不太好的行为。


第二,在整个转型过程当中,最关键的一点是思维观念的问题,这是科技企业和传统企业不太一样的地方。企业在转型的过程中,一定要结合自身的特点和能够承担的风险,从小范围局部的进行一些创新式的试错,相信这样才能走到自己想要的那个最终的智能或者是数字化的企业这一天。



相关阅读

阅读原文 阅读 235
投诉
广告

京ICP备12024388号-2 © 1997-2015 连接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