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巴町儿童手表创始人刘庆龙:智能手表要更智能,传统手表要更“傻”

2019-06-21 作者:连接网 来源:连接网

分享:

[摘要]刘庆龙表示,功能思维到体验思维的变化,是这个行业应该去思考,甚至应该深度研究的东西。



2019年6月21日上午,第17届中国钟表高峰论坛在深圳会展中心9号馆时光剧场举行,深圳市智能可穿戴产业联合会副会长、深圳五洲无线技术有限公司总经理、阿巴町儿童手表创始人刘庆龙就“新人类——儿童智能表带来的新机会”发表了演讲。


刘庆龙表示,有三项支撑造就了智能手表的蓬勃发展,第一项是技术积累,第二项是珠三角的供应链支撑,第三项是这个伟大的历史时期,移动互联网的井喷和基础硬件的组合。


他认为,功能思维到体验思维的变化,是这个行业应该去思考,甚至应该深度研究的东西。




以下是连接网整理的演讲内容:


刘庆龙:我刚才进门的时候有特别深的感触,我8岁的时候,第一届手表的展览会就开始了,今年我38岁,这个展会刚好是第30届,我觉得我非常荣幸,我有一种非常强的时代感。作为一个年轻人来说,30年很长很长,但是对一个历经沧桑的智慧,30年很短很短,这就是我今天进来的时候最深刻的感受。


从第一块手表1868年的百达翡丽的诞生,到现在大概有150年的时间,这150年时间手表经历了各种各样的沧桑和发展,今天我给大家带来的主题叫“新人类”,30年前我8岁的时候我也属于新人类,我们的新人类在今天站在舞台上做的可能和30年前的手表业做着不同的东西。


首先简单介绍一下阿巴町,深圳五洲无线公司成立于2008年,阿巴町品牌是2013年成立的。我是做通讯、做技术出身的人,为孩子提供有趣的科技是阿巴町品牌成立的畅想,2016年我们在新三板挂牌,到目前为止我们已经卖出了超过900万块儿童智能手表。


我是一个来自不同行业的人,我是从通讯行业转型的人,我希望能从我的角度来看,我们为什么选择智能手表。首先我要非常感谢150年的手表的发展,给消费者做了足够强大的市场教育,这150年让我们知道戴在手上的东西是正常的,而Google Glass这种戴在眼睛上的有点怪,所以当我们选择智能装备的时候,就选择做智能手表。我们做智能手表,因为我们有在通讯行业十多年的积累,另外在珠三角最强大的就是基于通讯3C数码的供应链体系。还有一点,国内大部分的智能可穿戴品牌都是在2012年以后有比较长足的发展,这也是中国移动互联网井喷的时候。比如说现在我们做的手环,成人的手表、老人的手表、小孩的手表,如果你没有智能手机,你的智能手机没法装APP,它的作用就很小了,所以做智能手表,不止是我,我相信是这个行业完成转型,第一项是技术积累,第二项是珠三角的供应链支撑,第三项是这个伟大的历史时期,就是移动互联网的井喷,加上基础硬件的组合,才造就了我们的智能手表业务蓬勃发展。


我们为什么选择儿童手表呢?我有一个女儿,我跟她的感情特别特别好,我在做手表的时候,我女儿就告诉我,你为什么不做一个给我的手表?她说的时候我没理她,我觉得是小孩说的也没当回事,但是随着她经常跟我说这个话题,我发现儿童可穿戴装备是一个很大的蓝海,这就是渥堆可穿戴的定位,我们选择了做手表,我们选择了做什么样的智能手表,最后我们就选择的是做儿童智能手表。阿巴町能有今天,我最感谢的就是我女儿,她给我提了非常多的建议和想法,她经常跟我晒他们同学之间发生的非常有趣的事情,她给我很多产品设计的灵感。


我们在做儿童手表的时候经历过什么呢?我们跟传统钟表向轻智能转换经历的痛苦是一样的,以前我们的手机很大,在2010年左右的时候,手机都比较大,我们要做非常深度的硬件集成度的压缩,并且我们最早做的时候要考虑到这个手表的功耗,那时候就是我们从普惠型的硬件向智能硬件的痛苦转型,这个转型我相信在座的手表界的朋友一定还有另外一个感觉,就是我要做一个APP,我要做一个云,我以前只是卖一个设备,现在我可能要让它连接上云,连接上云还不够,我还要拿到数据,拿到数据还不够,我还要通过这些数据运营用户,这就是传统硬件企业的转型,通讯企业的转型是这样的,相信传统企业的转型也是这样。


很欣慰的是,我从2013年到现在6年的时间,这个曾经被瞧不起的行业,我最开始做儿童智能手表的时候很多人看不起我,不是因为我这个人不行,是看不起我这个行业。但是我们真正坚持做下来以后,从2011年一直到2017年,增长了100倍。我做的那一年是2013年,2013年到2017年增长了大概10倍。到现在的数据是多少倍的增长呢?还是100倍。


今年一季度中国前五大可穿戴设备厂商,第一是小米,第二是华为,第三是苹果,第四是步步高,第五名是阿巴町。目前在国内每年手环(成人智能手表+儿童智能手表)超过2亿部。以前一个被大家看不起的行业,被我们折腾了这么多年,它变得家喻户晓,甚至每个人都希望有一个属于自己的智能手表,甚至智能手表也在不同的角度在多元化的发展。


我前几天参加另外一个会议,我曾经跟传统钟表业的几个朋友交流,我说如果是做通讯的人拼命地让手表变智能的话,传统手表行业的人应该想如何让手表变得更傻。这个更傻是什么呢?举个例子,我以前会戴表,以前年少无知的时候戴名牌表,我希望有一块名牌表,但是它只需要有一点智能,比如说它只需要整点报时,或者是重要时间的提醒,它的核心还是时间,但是它能通过一个线性马达,通过一个有趣的振动、有趣的声音、有趣的变化能够强化、刻划时间,甚至时间点的概念。这是我送给传统钟表业的一点小小的创意。


我们看在智能穿戴设备里面的品牌有哪些,首先是华为,它的增长非常迅速,联想也在做智能可穿戴设备,还有步步高、小米、360、搜狗,这些企业都是巨头的企业,他们全部都涌入到以前曾经被看不起的小小的并且没出息的智能穿戴行业。


每次我来钟表展都有特别深刻的印象,钟表展的人演讲嘉宾都穿西装,所以今天我也穿了西装,平时我在别的地方都是穿T恤衫的。钟表展的展位装修都特别高大上,而且它还很有品位,所以我们认为这个发展了150年的手表行业,它对品牌的理解比任何一个传统制造业、通讯业都要强大。手表行业现在是卖品牌、卖时尚,已经没有人卖时间了,我们现在通过手机随时可以获得时间,手表承载的早已经不是时间。所以这时候我们在想,当我们从一个通讯行业、智能设备行业转型做智能手表的时候,我们究竟是卖货思维还是做品牌思维,这一点很有意思。以前我们做通讯、做手机的时候,尤其在早期通讯设备很匮乏的时候,我们要做的事情就是做货、卖货、赚钱,做着做着发现做货卖货的做不动了,就剩下卖品牌的了,中国现在做手机的品牌一只手都数得过来了,但是再往前5年,可能100只手都数不过来,从做货思维到用户思维,这是一个非常大的转变。


功能思维到体验思维值得思考


还有一个是从功能思维到体验思维,我们以前的产品都有非常大的功能的概念,现在我们都觉得 “人们对美好生活的向往”很难用一个量化的词语去形容出来,你做到什么样子叫满足了别人的向往。我们认为如果把向往落实到我们的产品上,它就叫预期,这个预期是体验性,每个人的向往都不同,每个人的预期也都不同,我们难以用一个统一的产品或者统一的功能一次性征服用户,所以从功能思维到体验思维的变化,应该是我们这个行业去思考,甚至应该深度研究的东西。


理工视角也需要审美


再有一个,我本身是一个理工男,是工程师,而且还是一个水平不错的工程师,我们做工程师的时候蛮有意思的,我们习惯性把东西做得那么科技化或者那么方块化,看起来像工业设备一样,但是真正卖得好的产品,比如说手表、大牌的衣服,还有很多跟时尚相关的东西,审美都非常重要,所以我们通讯业,尤其是我自己,我觉得我向钟表业学习的很多的东西是关于美的方面。我认为珠三角也好,中国的企业也好,如果想再未来30年再有长足的发展,无论是这个企业的老板,还是这个企业,还是企业的员工,他应该懂得美,一个不懂得美的民族一定不高贵。所以说中国想要发展,民族想要发展,我们一定要让自己的审美提升起来。从我自己来讲,我们认为是从理工视角向生活审美的转变。


创新点需要我们去挖掘


我们这个行业发展了这么久,我在想我们儿童手表,或者智能可穿戴设备发展到今天,其实已经有非常大的进步了,这种进步导致大家觉得我们这个行业是不是进入了通讯业惯性的同质化竞争,这种同质化竞争是不是无法用创新或者用别的产品去弥补,甚至大家都会认为儿童手表或者智能手表这种形态、功能是不是这个产业的终极形态,我们认为不是的。


前两天我们刚从CES回来,这是我们今年对儿童手表行业做的非常革命性的创新。前面我讲到,我们要知道用户的需求是什么,用户为什么有这样的需求,我们对儿童手表做了一个非常大的模块化的改造,我们不是以固定的产品形态去服务用户,我们是以多样化的产品形态服务他的表面需求背后最核心的心理需求,同样我们也拿了2019CES创新大奖。对儿童手表来讲,我们作为一个全球前五的公司,大家觉得前面四个很大,我们很小,我是这个行业唯一一个创业的公司,别人都是非常巨头的公司,我们靠什么活着?我们认为只有靠创新活着。我们没有钱,别人一砸广告几十亿,我们也没“爹”,没有富爸爸,只有靠自己,能靠的只能是创新。同样我也认为传统钟表的迁徙也未必是我们现在看到的简单的轻智能,带一个心率或者是带一个计步,它依然有非常多深刻的点值得我们挖掘。


产品入口需要深度考究


关于产业生态,因为可穿戴设备已经被公认是AIoT的近人核心,它离人最近,2014年媒体吹过的牛现在做成真的了,手表的价值成为一个核心入口,你的支付、信息、个人健康信息、履历、简易操作,甚至你生活的方方面面都被手表第一时间拿到你的数据,我们认为它是数据的接口。我们讲AIoT,它是人工智能加上IoT,什么是AI?AI源于数据,加上运算,加上云,如果没有这么多可穿戴设备的端给各位来提供这样的数据入口,我们认为AI都是假的。所以美国总统特朗普一定要在5G尚未发展成熟,移动互联网蓬勃发展的当下,必须要深度扼杀中国5G的发展,甚至中国5G的全球化,是因为他担心我们掌握了信息的高速公路,中国已经在端侧非常强大了,一旦我们掌握了信息的高速公路,就说明我们有足够强大的模型给AI运算,这就意味着我们的AI比他们先进几十年。我非常赞赏深圳市政府的做法,深圳市政府开放了14亿条政务数据,涉及到交通、生活、水利等等方方面面的政务数据,开放给创客,让大家做大数据和人工智能的创新业务。我的儿童手表是跟孩子相关的入口的数据,您的产品是什么入口,这是值得大家深度考究的问题。


传统钟表要有发展趋势和方向


传统手表的危与机。首先我认为传统手表的机会要大于危。我开场的时候就讲了人的改变,30年前的今天我才8岁,那时候我们对手表的理解还是简单有一个手表,并且最好是名牌表,我女儿今年9岁,我能不能想象到我女儿在30年之后,在她的心目中手表是什么呢?其实我们无从知道。我们唯一知道的就是这个世界在变,这个世界一定会在那个时间变成我们不认识的样子。另外一个就是审美改变,以前我们认为戴在手上的手表,一个彩色的表带,并且它不能有屏,证明是一个时尚的产品,再过30年之后,是不是说一个手表的表盘就是不应该有屏?我们认为这是未必的事情。再一个,我们永远都无法去改变的一件事情是,当数字时代的来临,当戴在手腕上的东西,它已经有足够高智能化的时候,传统手表占地方。因为有非常丰富的AIoT的环境,你的手表不具备智能化的功能,是不是你占地方呢?或者说你戴一块智能手表,同时戴一块功能手表,因为手表现在传递的品牌、时尚的东西比较多。从佩戴习惯和佩戴方法、佩戴能力方面来讲,传统手表业比智能手表先进得多,比如说你让我做一个表带,我一定做不过你们,你让我做一个表盘、指针,做各种各样的复杂工艺,我一定做不过你们,我认为这个佩戴习惯和传统钟表行业产业链的惯性就会保证你们的优势。最后一个是轻智能的打造,我并不认为钟表行业找到了轻智能的核心,我们的轻智能是奔着手环去的,手环是一个低价产品,所有传统钟表业的人都把自己卖3000块钱的手表做成一个60块钱功能的产品,我认为这个定位是有问题的,我们能不能换一个角度想一想,钟表行业是有长处的,有非常大的长处,我刚才讲了时尚的长处,时间也是我们的长处,手表发展了150年,时间是我们更大的长处,我们能否在这些长处里面找到独树一帜的地方,这是传统钟表能做的,是我们这些人没有那么容易做的地方,我认为这就是传统钟表的发展趋势和方向。


传统渠道和智能手表要共融


另外一个就是渠道,这些是我们渠道的现状,在座各位的一定有做传统钟表渠道的,比如说智能手表对原来的通讯渠道有什么变化呢?增加新品类、拓宽了用户群,新增了盈利空间。但是我们很惨的是单品的规模比较小,单一的品牌支撑一个专卖店的机会没有,甚至支撑一节专柜的机会都没有,再一个是终端维护难度大,它的购买频度没有那么高,加上现在线下门店的经营受阻,导致终端维护的成本非常高,那就会导致很多人卖着卖着不卖了,最关键的是售后体系不健全。我刚才讲的这些,我认为非常重要,其实传统钟表行业的终端渠道是非常强大的,比如说我们走进天虹、茂业广场的一楼,一定是卖表的,我们走进这些商场里面,我们一定知道这地方不止有卖表的,还有修表的,所以从终端呈现到人员的体系、硬件的体系、售后服务的体系,传统钟表业都是非常完善的。我们如何利用传统渠道的这些优势,我们通讯行业做的是“海鲜生意”,今天我们进口海鲜,如果到明天晚上还没到,这东西就烂了,但是钟表行业做的是保值生意,放得越久越值钱,大家的定位不同,渠道不同,如何让双方共融,传统钟表行业如何在这样的窘境里面找到新的机会,这是各位大佬的优势。


我非常期待钟表行业能和在做通讯产业或者智能产业的企业深度连接。大家知道我并不是钟表协会的会员,今天是钟表协会的展会,但是我们有一个深圳市智能穿戴产业联合会,这个联合会更多连接的是智能和传统,或者说我们再连接一点深度的,我们希望年少轻狂的小孩能够连接传统钟表品牌经营的智慧,非常欢迎各位能积极参与深智联的活动,我们也非常愿意拥抱传统手表的演进或者革新。


我总结了几个词,这几个词都非常关键,第一是“时间”,我认为时间是传统钟表行业创新最大的点,第二是时尚、第三是时代,如果我们能深刻掌握时间、时尚、时代,这是钟表行业转型的核心或者是内涵。另外一个是制造、品牌、渠道的涅槃,你们的制造很强大,而且是精密制造,你们的品牌比我们强大多了,我们的品牌在在座的钟表品牌的面前,我们就是三岁婴儿,并且你们的渠道也非常强大,我真诚地希望传统钟表行业能在制造、品牌、渠道三个角度涅槃。我期待我们能够共同打造全新的物种,这也是传统手表和智能手表深度融合的巨大机会。




相关阅读

阅读原文 阅读 231
投诉
广告

京ICP备12024388号-2 © 1997-2015 连接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