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骑”着网线抢跑,“拇指教育”正压榨孩子时间与家长钱包

2019-07-18 作者:文汇 张鹏 来源:连接网

分享:

[摘要]中国互联网教育市场交易规模将达到3718亿元。但随之而来的则是各种在线教育的乱象,包括所谓的方便快捷,带来对孩子业余时间的压榨和整个家庭的经济负担。



早在2018年,教育部办公厅等四部门就联合下发《关于切实减轻中小学生课外负担开展校外培训机构专项治理行动的通知》等规定,对校外培训机构开展排查和整治。多重整治之下,不少线下培训机构转战线上,培训市场依然乱象重重。


暑假开始至今,本报记者走访多家线上、线下培训机构,并调研采访家长群体。培训市场乱象之下既有资本挟裹的利益追逐,也有家长的升学焦虑和孩子的无所适从。

近日,教育部等六部门印发《关于规范校外线上培训的实施意见》,明确将依法依规对校外线上培训进行监管,减轻中小学生的课外负担。昨天,记者再次展开深入采访,发现新规出台正逢其时,希望通过对于线上、线下培训市场的重拳整治,能够切实减轻中小学生过重的学业负担。

“在线教育早就该规范了!”一位在线教育前任高管昨天接受记者采访时都忍不住这样说。教育部等六部门前天联合出台《关于规范校外线上培训的实施意见》(简称《实施意见》)不仅在家长中激起强烈反响,也在业界引发震动。

时至今日,年轻的80后、90后家长们似乎与互联网教育天然亲近,“拇指教育”的拥趸迅速增多。《2017—2018中国互联网教育发展趋势报告》调查显示,截至2017年,中国在线教育用户规模已达1.44亿,其中手机在线教育用户规模为1.20亿,增长率为22.4%。而今年,中国互联网教育市场交易规模将达到3718亿元。但随之而来的则是各种在线教育的乱象,包括所谓的方便快捷,带来对孩子业余时间的压榨和整个家庭的经济负担。

近日,记者调研采访多家在线教育机构发现,“拇指教育”凭借价格低、时空灵活等特点抢滩“黑板文明”的同时,也暴露出授课内容凌乱、教师资质不一、大打营销擦边球等问题。

在线培训暗藏“教育黑盒”,带来的是加倍的焦虑

昨天,小学生家长吴瑜(化名)向一家线上培训机构申请退费。她直言,在线教育消耗的是孩子的宝贵时间,给家长带来的却是加倍的焦虑。

暑假还未开始,吴瑜就给孩子报了线上数学培训班。她说:“暑期选择线上培训可以让爷爷奶奶松绑,不用在大热天接送孩子上课,也省下几个小时的路上时间。”而且线上培训每节课150元,线下培训每节课300多元,这样看来,线上培训“物美价廉”。

然而刚上两节课,吴瑜就发觉“拇指教育”暗藏玄机。她分析说,因为大多数在线课程是直播课,虽说是直播,却根本无法做到师生有效互动,隔着屏幕的老师无法从表情和眼神判断学生是否听懂。此外,一名在线直播教师常要面对几百名甚至上千名学生,每个孩子学情不一,教学针对性大大降低。

如此前提下,大多数在线课程内容相对浅显。“两小时课程才讲十几道题,这样算算反而耽误了孩子的时间。”无奈之下,吴瑜选择退费,但还得再到公司办理相关手续。吴瑜直言:“只有自己想偷懒,而且对孩子没有要求的家长才会购买线上课程。”

尤为值得关注的是,孩子的学习效果很难得到及时反馈,有时候有所谓的课堂测试,答案可以在课件中看到,因此效果如何很难确保。很多时候,家长只有在期末考试后,才会知道孩子学得怎么样。这种“教育黑盒”现象,往往给选择线上培训的家长带来了加倍的焦虑:孩子花费了那么多时间,学习效果竟还不能得到保证!

“骑”着网线抢跑,初一学生可在线学完初中课程

隔着屏幕的课堂老师教什么、怎么教?其实就是孩子想学什么就教什么,消耗的课时越快,课时越多就越好。至于此次《实施意见》提出的线上培训每节课时长不得超过40分钟,直播类培训活动结束时间不得晚于21时,那是不存在的。

面对记者的询问,沪上某一对一在线培训机构的课程教师表示,学校没有严格的课程标准和大纲,也没有专门的教材,大多针对孩子的需求制定教学内容。“虽说是迎合家长的‘孩子哪里薄弱就补哪里’,其实是,孩子想学什么老师就教什么。”这位老师直言,从8时到24时,只要老师和孩子时间一致,什么时候授课都可以,而且“上得越多,进度越快我们也越欢迎”。

记者在咨询不少在线培训机构的课程时间时,一些在线课程公司直言,只有直播课才受限制,一些录播课程,“你买回家,爱几点给孩子看就几点看呗,我们也管不了。”

此次《实施意见》明确,学科类课程培训内容不得超出相应的国家课程标准,须与招生对象所处年级相匹配。但是,要真正落实并不那么容易。家长陈爸爸就是在线培训课程的拥趸,女儿升入初中后,陈爸爸一口气为孩子购买了初中三年全学科的在线录播课程。父女俩以1.5倍的速度学习线上课程,这样女儿初二时就能把初中所有课程学完,如果父母有时间陪读,有些孩子初一就会把整个初中的课程都上完。

用“名校毕业”幌子掩盖没有资质的尴尬

去年11月,教育部、国家市场监管总局、应急管理部三部门办公厅联合印发《关于健全校外培训机构专项治理整改若干工作机制的通知》,对在线教育机构教师资质首次提出规范要求:在线教育教师的姓名、班次以及教师资格证号均需在网站上予以公示。

此次《实施意见》再次明确,培训机构要有完善的招聘、审查、管理培训人员的办法,不得聘用中小学在职教师,从事学科知识培训的人员应具有国家规定的相应教师资格。

“培训行业中,持有教师资格证的教师不足一半。而在线培训行业里,持有教师资格证的老师更是凤毛麟角。”一名在线教育从业者表示,新的要求提出,首先会对在线一对一学科培训领域带来较大的冲击,“学科类在线一对一领域的老师本来就很吃紧,不少机构本来就是大学生兼职”。

记者登录几家学科类在线培训网站,均未发现有公示教师资格证书的机构。“重点大学毕业”“经过多重选拔”等关键词,成为机构鼓吹师资队伍过硬的标准。比如,某学科类线上培训机构号称有上万名教学教研人员,而经过查找,网站上仅仅列出十名中国教师的照片、学历、辅导学生人数以及教学特点。一位在线教育机构相关负责人直言:“一般情况下,家长看到名校毕业生就觉得靠谱,至于有没有相关资质,根本不懂。”

花式营销策略只为瞄准家长“钱袋子”

电梯轿厢、轨道交通站厅……在线教育网站的广告无处不在。但更有一些在线教育公司,为了盈利,通过虚假宣传招揽学生甚至变成披着“教育”外衣的P2P。

打开某学科类在线培训网站的页面,两名被北京大学录取的考生和一名被中国人民大学录取的考生,成了这家机构课程营销的“代言人”。刚被某名牌大学录取的小庄告诉记者,这几天,也有她初中时买过十次课程的一家机构来联系她并表示,会给她发一笔奖学金,同时也会把小庄的名字照片悬挂在网站首页,“听说,小学时在这里读过也管用,反正不管何时参与培训、效果如何,学生的好成绩都要为机构背书。”

记者调查发现,眼下,在线培训机构一些营销策略更是想方设法,只瞄准家长们的“钱袋子”。

去年家长杜女士得知某外教口语在线培训机构推出“免费听20节课”的“好消息”,便心动报名了。结果,这家机构是与银行合作,把课程包装成小额贷款产品。家长需要与银行签订贷款合同,由银行借款给家长作为听课学费。若家长对课程不满意,可以在试听20节课之内要求退款退课,与银行的贷款协议也同步终止。杜女士看到流程如此复杂,便要求退费。结果,申请退费家长人数过多,杜女士排了很久才拿到钱。

一位在线教育机构高管告诉记者,把课程包装成金融产品,是业内营销的常用做法。他说,产品推出后,确实短时间内大幅提升了机构课程销售数量,漂亮的数据使得机构赢得更多融资机会,但也遇到家长蹭课和营销员工借机刷单的情况,造成机构单月退费超过上亿元,影响机构生存。

更有业内人士向记者透露:“不少机构会将家长预付的学费拿去进行投资,运营策略好比P2P,存在较大的资金风险。”对此,上海将推进执行“单用途预付消费卡”制度,通过资金监管和保险等方式,加强各培训机构预收费用的资金安全保障。期待这类措施能够快速起效。



阅读原文 阅读 563
投诉
广告

京ICP备12024388号-2 © 1997-2015 连接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