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享电单车 其实是“索命车”?

2018-09-10 作者:IT时报 李丹琦 来源:连接网

分享:

[摘要]安全问题成了共享电单车最受人诟病的地方:刹车失灵、车座掉落、把手脱落……速度更快的电单车是“夺命车”吗?



今年8月28日,我的一名同事在骑行享骑时,因刹车失灵与一辆汽车发生碰撞,左脚小脚趾当场骨折。然而我们发现,类似事件并非个案,因刹车失灵、车座掉落、把手脱落等等享骑电单车故障导致用户发生交通事故的案例屡见不鲜。



由于速度更快,所以电动共享单车要比摩拜、ofo“危险”得多,如果遇上有故障的电单车,更是一件可能赔上身家性命的要命事情。


而且,享骑概不负责。

相比其他城市,除了摩拜、ofo、哈罗等共享单车外,魔都还有一“宝”——享骑。省力、速度快、有牌照是享骑得天独厚的优势。在上海很多人都骑过这种共享电单车,享骑也成为不少和我一样的“懒人”的最爱。

然而绝大多数人并不知道,由于电单车速度快于单车,骑行危险系数较大,2017年11月9日,上海明确表示不再发展共享电单车,没了竞争对手,拥有6万多张牌照的享骑成为市区内硕果仅存的共享电单车企业,但同时也位列2017年上海市消保委受理共享单车投诉量“第一宝座”。


到底享骑共享电单车的安全状况如何?不信邪的我们连续对41辆外观良好的享骑电单车进行了测试,测试结果显示,刹车完全失灵的车辆占23.8%,刹车不灵敏的车辆占27%,此外还存在有电车不走、车轮晃动、车把手松动等故障。

而当我们报障之后,这些故障车辆在短短两分钟之后,即又能重新被扫码骑行。

享骑无刹车,记者被撞骨折

8月28日上午,我的一位同事骑行享骑电单车行驶至澳门路附近时,为了躲避从人行道上突然走出的行人,紧急刹车却发现刹车失灵。情急之下,她调整车把的方向,却与旁边的车辆发生碰撞。医院诊断报告显示,“左足第5趾远节趾骨骨折。”

我们第一时间找到了事故车辆,并对其进行了测试。结果发现,这辆车在骑行状态下,手刹几乎完全失灵。

因享骑电单车刹车不灵带来的交通事故并非个案。《新闻晨报》曾报道,陈先生在骑行享骑电单车因把手失控撞向路边树,导致脾脏破裂,做了脾脏摘除手术。

网络上,对享骑的血淋淋的投诉比比皆是:有人骑享骑电单车刹车失灵撞到电线杆,全身多处内出血且左手骨裂;有人骑行中紧急刹车,因把手意外脱落导致翻车,手腿同时受伤;还有人在使用享骑电单车的过程中发生意外事故,半年之内都没有得到应有的赔偿。

今年1月,李兵(化名)在骑行享骑电单车的时候,坐垫突然掉落,导致自己摔倒,结果左脚拇指指甲脱落,软组织挫伤,随身携带的笔记本电脑和戒指当场摔坏,可享骑承诺的赔偿至今未到位。


(照片由伤者李兵提供)

五成电单车刹车不灵

“刹车不灵”是不少享骑用户骑行中的共同感受。

有人表示一天至少使用两次享骑,但使用过程中发现,“扫码5辆只有1辆能骑,且刹车不灵的车子占多数。”

也有人表示,“一天至少用一次,却很少遇到刹车性能良好的电单车。” 

1999年发布的《电动自行车通用技术条件》中关于制动性能的要求是,“电动自行车以最高车速电动骑行时(电助动的以20k m/h的车速电助动骑行),其干态(干燥状态)制动距离应不大于4 m,湿态制动距离应不大于15 m”,我们随机选取了41辆享骑电单车进行测试,在干燥状态骑行时,22辆可以骑行的电单车中(其余19辆有电车不走),能够在4米内完成刹车的车辆只有11辆,占比50%。 

“刹车不好的情况经常有,是大概率事件。”一位享骑运维人员直言,根据现有的检测方式,很难发现全部刹车不灵的电单车,“我们在检查的时候,不可能把车子打开骑一圈检测,这样时间就没法保证。”

上述运维人员告诉我们,检测步骤一般是空载时,看看轮胎在转动的情况下,刹车是否一捏就能停,如果可以,默认刹车是好的;如果捏了手刹但车轮一点都没停,证明刹车有问题,会做特殊标记然后上报,但如果捏了刹车之后,车轮过了几秒也停了,说明刹车不太灵光,但他们默认这样不会影响骑行,也不会做标记和上报处理,“如果根据标准,肯定不符合。”

据我们了解到,在上海市长宁、静安、黄浦一带,享骑大约有600多个站点3000多辆电单车,却只有10名运维人员。这位运维人员负责其中90多个站点,平均一天能够巡视30个站点,再次来到同一站点进行巡视的时间至少要三天,根本顾不过来。

客服电话打不通,公关很忙

在上海消保委公布的投诉情况中,享骑被投诉的问题主要集中在400客服电话难接通、App在线无人回复,当消费者遇到车辆故障或人身伤害等紧急情况时,难以与客服取得联系。在这次调查中,这种对服务推诿的处置方式让我们结结实实体验了一回。

怎么说,连滴滴客服都不如。


享骑客服也许是世界上最忙的客服。


发生事故当天,我们通过享骑App客服中心联系在线客服上报交通事故。当她点开手机App客服中心的在线客服却发现“当前客服正繁忙,您排在第296位。”她排队等了5分钟,还是没有联系上客服。

随后我们又拨打400客服电话,却一直无人接听。无独有偶,我们在测试车辆的过程中也试图通过拨打客服电话、使用App联系在线客服的方式与享骑方取得联系,但却获得了同样需要排队等待的结果。

调查最后,我们将发现的问题发给享骑公关人士,希望得到解答,但对方的回应是:没时间回答这些问题。

傲慢的享骑,被漠视的生命

天眼查上的风险信息显示,享骑目前涉及的开庭公告有14起,其中涉及生命权、健康权、身体权纠纷11起,至于网络上对享骑骑行安全的投诉,更是不胜枚举。

我们的调查过程显示,对于这些投诉,享骑根本不在乎。无论是客服电话打不通,还是报障形同虚设,包括享骑对媒体采访要求的敷衍,都显示出享骑对这些影响人身安全隐患的漠视。

享骑创始人施银锋曾在接受媒体采访中说过这样的话,“我们在做一件伟大的事情,要为人们提供一种新型的出行方式。”此言似曾相识。乔布斯后,不少中国的互联网创业者们,似乎不谈情怀,不讲人类命运,就无法体现自己创业的价值,却恰恰忽视了乔布斯之所以改变了世界,并不是因为他说“要改变世界”,而是他对产品细节“变态式”的极致追求。

在这些创业者的眼里,或许只有资本、利润、KPI,至于那些暗藏在捏不住的手刹中、飞速转动的车轮里的杀机,被他们选择性地忽视了。

希望享骑明白,我们要的出行,是安全出行。


连接网(www.newbelink.com):中国最大的产业互联网新商业媒体,专注于产业互联网创新与实践的报道。




相关阅读

阅读原文 阅读 214
投诉
广告

京ICP备12024388号-2 © 1997-2015 连接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