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ICO造假链:淘宝代写区块链白皮书的背后

2018-03-13 作者:链内参 内参君 来源:连接网

分享:

[摘要]梅花天使创始人吴世春认为,现在ICO模式已经走向了赌场模式。就是里面有明显的庄家,抽走了大部分的收入、佣金和利润。



内参君出于好奇的想法,在浏览器中打开淘宝的页面,在搜索栏里输入“代写白皮书”,几十家代写区块链的白皮书的公司出现在内参君的眼前。

有的写着“概念包装,商业模式梳理,区块技术应用。”,有的还能代写外语版白皮书,有的甚至写着“‘金色财经、链向财经’专栏作者代写”,有的则是“区块链白皮书、文章、ICO、代币开发、推广、运营”一条龙服务……真可谓五花八门,应有尽有!




这,就是一些人不睡觉而为之疯狂的区块链吗?这,就是被一些大佬推崇备至的高科技吗?内参君通过和几个淘宝卖家的沟通,一点点的了解了区块链项目的造假真相。

白皮书几百到几十万,价格不等

前两个月虚拟货币价格的大涨,使得代写ICO白皮书这门生意再度火热起来。内参君在淘宝上看到有的卖家最高成交量已达400单。从几个淘宝卖家那儿了解到,他们在去年最好的时候,一天可以接到几单。

一个卖家告诉内参君,一套标准的ICO白皮书仅需要3000元多。而据业内人士介绍,编写一套发币的代码,3万元以内就可以完成。但这都是前两个月的价格了。而且这种白皮书根本不值得推敲,可以说是漏洞百出,稍微去上网百度一下,就可以完全判断其真假。

受监管影响,很多项目转向地下、海外的ICO交易,淘宝卖家的生意也随之受到了影响。但他们也即时调整了策略,现在很多卖家不单独接写白皮书的活儿了,都是连技术一起打包接下来。白皮书相当于白送。

一个卖家透露,之所以这样做,是很多客户要求的。这样看起来更真实。一个项目的收费至少要十万元起。要求高的项目要几十万费用。至于技术人员,可以伪造哈佛、剑桥、斯坦福、耶鲁的专家,或者是苹果、谷歌、IBM等国外大公司程序员身份,并且保证头像在网络上找不到。除非遇到技术高手,否则一般不会穿帮。

最近有媒体曝出,2018年后登陆各大交易所的247种虚拟货币中,有87.5%长期处于破发状态,算上曾登陆交易所破发后,二次上大交易所压低价格的币种,这一比例接近90%。真正达到10倍以上收益的不到3%。

内参君不知道这个数据是否准确,但确实进入一月份以来,新币破发已成常态。用“哀鸿遍野”来形容一点也不过分。

业界人士透露,目前很多项目ICO时所发的白皮书没有监管,最容易出现团队造假、项目造假、技术造假等问题。甚至出现一些项目从别的项目拷贝人物头像,临时拼凑团队。

找大佬、知名基金公司站台很重要

如此轻松地搞定白皮书,在很多业界人士看来是十分容易的一件事。不仅淘宝提供这样的服务。同时很多公司的相关从业人员也接这样的私活。甚至有的淘宝卖家和一些像百度、腾讯、网易这样的大科技公司的技术人员都有联系。

接下来最重要的一步是找名人或知名基金公司站台。这点相当重要,要是在没有监管之前,如果找到适当站台的人项目基本算成功了。ICO后翻个几倍都是小意思,运作好了翻个几百倍也是常有的现象。

怎么能让大佬或基金公司“入瓮”呢?其实这也不算难。那些大佬和基金公司早些时候对区块链也不是十分了解。就算有一些初步的了解,面对能保证如此暴利的投资回报他们能不动心吗?

业内人士透露,去年CIO火时,这些大佬或基金公司还会出一部分钱去投资。最近一些炒出名气的大佬完全不用花一分钱,单凭名气投资就干起稳赚不赔的“站台”买卖。

年初,著名投资人徐小平“不要外传”的内部讲话,要求大家学习拥抱这场区块链的革命。突然“被泄漏”,并得到广泛流传。很多人质疑他在为自己投资的项目站台。

作为币圈教父级的意见领袖,“拥有6位数”比特币的李笑来,不少投资者把他当成老师。但在李笑来发动EOS、PressOne的ICO之后跌落神坛。李笑来由尊敬的老师,到被声讨的“骗子”、“非法集资者”、“拿空气融资”……

号称成立币圈黄埔军校的“宝二爷”郭宏才,因为疯狂站台而毁誉参半。多位业内人士称,“他就是站台小王子”,而且他也直言不讳,“他为一些项目站台,会收至少1%的代币”。他也发文称他去美国没有花一分钱,反而靠站台大赚了一笔。

春节期间,美图CEO蔡文胜和投资人薛蛮子在三点钟区块链群里走火入“魔”,很多人质疑他们在推广Zipper和蛮子币。

在暴利面前,这些大佬节操已经碎了一地。可见搞定大佬真不是一件十分难的事情。

目前大佬们在币圈获利的模式也有三种:一是为某些项目站台,即充当项目顾问或合作方,获得站台费收入,站台费是“1%到5%”的代币不等,他再转手在上市的交易所卖出;有些“大佬”会直接开口要比特币,“5个到20个”不等。二是通过构建自己的小密圈,获得上课费与会费收入;三是为自己的项目宣传,就像三点钟区块链无眠群。

业内人士透露,前两个月的ICO疯狂浪潮,不少站台者赚得盆满钵满,“一个站台达人,给几十个项目站台,代币冲到高点后就抛,现在差不多挣了1亿了”。

虽然现在监管趋严,但有大佬站台的项目,后续还会有很多基金和资本跟进,虽然收入不会在像两个月前那么丰厚,但和传统VC比,利润也是很可观的。

“公募、ICO、宣传”一条龙忽悠

各国监管变严后,很多项目纷纷“出海”。实质上都是通过第三国的中介服务机构,专业注册基金会,用作组织ICO项目的载体,并且附上相关的像模像样的法务和财务的证明信息。这里几乎都是标准价格,只要花钱就可以解决。

在这样精心的“包装”下,让人更是让防不胜防。一个华丽丽的外表包装之下空气币,让人雾里看花,傻傻地分不清楚。

“万事俱备,只欠东风。”如此这般之下,一位利益代言人会手持白皮书,身边站着梦幻团队,开始滔滔不绝描述蓝图和理想。一场ICO骗局大戏就这样地上演了。

监管之前,只要找到分销商,项目很快就“私募”完成。甚至会出现超募的现象。项目方可以稳收赢利。

监管趋严后,出现了新的交易特征。游走在国内监管边缘的ICO项目,开始采取以“私募”代替“公募”的形式。ICO代投群的群主通过向ICO项目争取私募份额,继而在微信群、QQ群中向投资者兜售。电报群的出现,也成了这群人的主战场。

代投群中,群主会主动推荐ICO项目,发出代投链接,对项目感兴趣的投资者会主动与群主联系。代投者会收取代投金额5%-10%作为提成。

其实这里存在很多猫腻,比如有的代投群主,会先按规定投币,如果这个代币开盘大涨,那么他很可能就自己把利润吞下来,然后向其他玩家谎称没有发币,原价退币;如果跌的话,就正常给其他玩家发币,他还能赚提成,不需要承担风险。可以说是代投者稳赚不赔的。

更有甚者,出现代投者独吞高额利润和投资者的钱跑路的现象。

内参君也曾参加过几次所谓的项目路演。ICO参与人群以85后、90后的年轻人为主。这些人大多数都是抱着一夜暴富的梦想,参与私募的。

项目上交易所前,做一些宣传也是十分有必要的。只要把新闻在几家主流平台上发布,然后在不同的媒体平台打包宣传就好。现在有不少公司提供从写稿到发布的一条龙配套服务。这几乎用一部分钱和代币就可以搞定。

说到上交易所,也是有学问的。如果前期募集的好,那就上知名度高的交易所。如果募集得不好,就上那些小的交易所,尽量减少支出,锁定利润。而且那些交易所也是看项目下菜碟。如果项目宣传好,有背景站台,那就收的费用少些,甚至可以收部分代币。如果是不十分看好的项目,那就会想尽办法狠狠地宰一刀。这些内参君之前的文章有揭露过,在这儿就一一细说了。

项目上了交易所,才是真正收割韭菜的开始。这时也会有专业的团队介入。还美其名曰叫“币值市值管理“。那些拥有众多账号,众多平台上都有活跃的机构组织,所谓的市值管理公司,也就是拥有控盘能力的大庄家,会选择性的收取相关的费用情况下,进行“合作”配合控盘,进行集体操作,此时,谁的币多,谁的量大,谁就能够吸引到更多的增值。

在这样 “专业”的服务下,在这样“精心”地操盘下,很多人就这样无形中做了“韭菜”,被残忍地收割了。

写在结尾

从整个发币流程来看,从写白皮书,技术外包,到找大佬站台,从宣传外包,到“收割”服务,这一系列手段完全是一条龙的整套服务。参与的人都很专业,都是价值创造过程的经手人,并且都会从这条造假的利益链上获得相关的利益。这张由众多人一起编织的黑色大网,让人防不胜防。让多少自以为聪明的人身陷其中。

神州数字CEO、天使投资人孙江涛认为,发展至今,ICO本来的面目有些被扭曲,已从早期极客们的理想,变成了投机者的游戏。对于现在ICO的玩家,不管是ICO项目从业者还是投资人,相当一部分人抱着赌徒的心态来参与其中,只关心代币的涨跌,不关注项目本身的价值。

梅花天使创始人吴世春认为,现在ICO模式已经走向了赌场模式。就是里面有明显的庄家,抽走了大部分的收入、佣金和利润。哪些是这里面的庄家呢?像交易所、币值管理、投行之类的,一个币私募的钱基本上都交给他们了。这个钱本来用于发展生态和落地应用的,但是最后都变成了他们口袋里面的收入,所以这已经是一个庄家模式了。

当前币圈野蛮生长、乱象丛生,破发、跑路已经开始显现,在 ICO 中存有大量灰色甚至黑色操作,从发起私募到上交易所,完全黑箱操作。相信那一个个币圈丑闻不久长久,监管大闸终究会落下。


连接网(www.newbelink.com),持续专注产业互联网的创新、实践与发展,通过资讯、活动、社群,构建产业互联网的服务与交流平台,助力传统产业互联网+



相关阅读

阅读原文 阅读 335
投诉
广告

京ICP备12024388号-2 © 1997-2015 连接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