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时代下的农村生活:待垦荒原与流量富矿

2018-03-06 作者:商业与生活 朱晓培 来源:连接网

分享:

[摘要]邻村有两个饭店,服务这附近的9个村子。正月初八、初九和十二,村里有人孩子满月,有人孩子定亲,都选择了在这里摆席。



它既没有像一些村镇,尤其有特产、手工业集群的地方,早早被电商包围。也没有像各种《返乡手记》里那样粗鄙不堪,移动互联网,被看成洪水猛兽。

这可能与你们眼中的农村不同,但却是我身边真实的农村生活。

在鲁南,两个自北而下的河流,弯弯曲曲的最终交汇了。我们村子,就在这两河的交汇处,三五百户人,两三千口人。

整个河汊口,有9个这样的村子,我们村是其中的一个。

三面环水一面靠山,风景不错,但是交通却并不方便。顺丰,四通一达等快递都还只送到10里外的东边河对岸,能够送货上门的只有EMS和京东。因此,互联网最基本的、最早期的应用,电商,还完全没有普及起来。

但这并不妨碍其他应用的流行,微信、今日头条、欢乐斗地主、全民K歌、快手……几乎是每个手机里的必备。

村里人在玩什么?

春节回家,表姐夫(老李)一见面就把手机摆我眼前:帮我看看这个是什么成语?


老李四十多岁了,开过木材加工厂,贩卖驴皮给阿胶厂,在当地尝试做各种小生意。他在玩游戏《成语猜猜看》,一个根据图画猜成语的微信的小程序。连续好几天,他和我表姐跑我家来,就是为了让我帮他打分升级。从白丁开始,最高可以一直打到太子太师。

而我爸,正在成为火山小视频的热情用户。

我还没有回家的时候,他就跟念叨,回去得帮他下个火山小视频。上次是帮他装了一个全民K歌,他说看邻居有人在玩,觉得挺好玩的。

村里面,不论年轻老少,似乎都喜爱视频这种形势。除夕当天,我弟弟在他的同学中走了一圈,回来给我下了一个结论:同龄的年轻人都在玩快手、抖音,而爸爸这个年纪的爱用火山小视频。

就连对抢红包这样的事都没有兴趣妈妈,也玩起了“跳一跳”。村里似乎每一个有微信的人,没事儿就比一比谁跳得更多。

而微信群里,时刻有人在分享各种小程序游戏的邀请链接和积分排名:成语猜猜看:谁与我战?知乎答题王:看看你能排第几?拼多多:帮我砍价行不行?

微信官方数据显示,整个 2018 年春节期间,小游戏同时在线人数最高可达 2800 万人/小时。

我问快手的朋友马宏彬,有没有最新的关于用户分布和传播的数据。他说,用户多了,很难说清规律了,但能够看出来,低级别城市的量的确比较大。

村里是怎么传播的?

我问我爸,从哪里知道火山小视频的?

我爸说,群里啊。村里的年轻人都在玩,有玩快手的,有玩火山小视频的。火山小视频有个广告,发视频就能赚钱,所以最近玩火山小视频的就多。

村里人自发建了个群,特别活跃。近百号人,以三十多岁的年轻人为主,他们大多在青岛、济南和我们市临沂打工。而年纪稍大一点儿的人,则多选择了留在家乡务农。

2016年春节,邻居三哥来串门。我问,龙龙(三哥大儿子)在干嘛呢?他说:在家当快手主播呢。

我惊讶极了。我,一个做TMT媒体的,身处北上广,之前却很少听到身边有人在用这个软件。那年没过多久,X博士便写了那一篇爆款《一个视频软件的农村》。

龙龙,88年的,初中毕业后去了青岛某大型家电企业打工。龙龙说,他们工厂里很多人都在看这种小视频,自己也会录。而他通过微信群,把这些小视频分享给了留在家乡打工的小伙伴们。

不过,村里拍的和看的视频,和X博士写的并不一样。他们似乎更喜欢记录身边的一切。比如我爸,师傅来教他拉二胡发一个,大叔家晒姜种发一个,山茶花开了发一个,……五花八门,自得其乐。

元旦的时候,弟弟跟爸妈去了一趟东北大舅家。那个地方在鸡西的一个农场,离雪乡60里,天寒地冻,每年只有五一到十一的期间工作,其他时间几乎都闲着。

大舅家的表姐夫老王爱钓鱼,湖里结冰的后,就在冰面上支一顶帐篷,烧一个煤气炉子,每天都去钓鱼。除了钓鱼,他还爱在快手上看别人钓鱼,附近的钓鱼高手主播他都门儿清。

除了人际间的口碑传播,对于村里人来说,广告是更直接的手段。

跳一跳是微信上直接推荐的。当跳一跳被微信“跳”出来的时候,大部分都好奇的点开了,并且发现这个还挺好玩的。而少部分没有及时点开的人,随后也被身边的人感染加入其中。

人们喜爱跳一跳的一个原因是,简单。不需要下载,不需要安装,也不需要注册,还能彼此比较分数。这对于四五十岁的村里人,尤其是妈妈们来说,再没有比这个更容易上手且有乐趣的游戏了。

电视植入和电视广告,依旧是奏效的手段。尤其是在农忙过去的冬天,每天晚上7点到10点钟,电视剧和打扑克依旧是最主要的娱乐方式。

去年,《乡村爱情9》里赵四、刘能玩微信和微信朋友圈的段子,除了让人们笑喷饭,也切切实实的起到了普及作用。

表姐每天来我家打扑克前,都先用微信语音问我家里人多不多。问我下次能不能弄个更好的手机。我问什么是好的,她说:vivo,OPPO啊,电视广告里经常放的。表姐现在用的是锤子坚果Pro。

 待垦的荒原  

我在朋友圈里说,农村的物流、支付还很不发达。一些朋友举自己看到的例子,说自己西北的家乡已经被电商包围,东北的某个偏远村子人人都用支付宝、微信支付了。

电子商务进农村,阿里、京东与苏宁做了很多年。但截至2017年上半年,电商进农村综合示范活动在全国已投入125亿,覆盖756个县,建设1051个县级运营中心,5万个村级电商站点。

2014年10月,阿里巴巴集团COO张勇宣布启动“千县万村”计划,目标也是至在三到五年内,建设1000个县级运营中心和10万个村级服务站。

你们看到的,电商包围农村,可能只是5万个中的一个。

但统计显示,截至2016年,全国内地有约2853个行政县,40497个乡镇,662238个行政村。自然村则超过100万个。

这也意味着,还有近50多万个行政村和更多的自然村没有服务站。

瓶颈在于物流和支付等基础设施的建设和使用习惯。

城市人口密集,交通网络发达,配送成本相对较低。农村人口分散,返程空载严重,更进一步增加了物流成本。

虽然,我们县城早已有了顺丰、四通一达,但从县城到各个村镇,近的十几分钟,远的半个小时,由于单量很小,这些快递都默认把快递送到各个乡镇,然后自取。

对于村里人来说,花半个小时去取一个快递,不如去赶一个集市更有乐趣。

2016年春节,我在京东上提前买了一箱二锅头,结果一直等到腊月二十九的中午。当时,几个叔叔和表姐夫正在我家吃饭,快递小哥突然打电话让去镇上取快递,我们家离镇上要半个小时的路程。我当时还发了个朋友圈,说这样的配送安排一点都不合理。

我爸跟那个快递小哥聊了会儿天。县城里两个配送员,一个负责东河的沿岸,一个负责西河的沿岸,每个人开个大卡车,把货物拉到固定的地方,再一个个打电话通知去取,每次都有很多人无法及时去取,第二天就接着重复。

过完那个春节没多久,京东实现了送货到村。

还是那个送货的小哥,把大卡车换成了更小的四轮车,每天按固定路线跑几十个村子。他说,刚开始,他送我们一趟其实是亏钱的,因为过桥来回就要交6块钱的过路费。现在,用的人开始多了,配送成本就降下来了,但也都是在外地的儿女,帮家里的父母买东西。

京东的数据显示,京东的物流,中小件和大件物流网络已实现大陆行政区县100% 覆盖,服务覆盖全国99%的人口。但是,习惯仍是一个问题。我爸妈从东北大舅家回来,发现他们的农场社区快递很发达,楼下就是顺丰、韵达,但是大舅说他们那里从没人用京东。春节的时候,他们分享的最多的链接是能砍价的拼多多。

支付则是另外一个问题。对于一年收两季的农民来说,家里大多不使用活期银行卡,而更倾向于定期的存折。这应该也是在农村支付宝没有普及的一个原因。

4  流量富矿  

虽然,村里没有人用美团和饿了么,但是外卖这种形势却在这两年流行了起来。

邻村有两个饭店,服务这附近的9个村子。正月初八、初九和十二,村里有人孩子满月,有人孩子定亲,都选择了在这里摆席。大堂里14张桌子挤得的满满的,还有人不得不坐进了偏房。

而在平时,打电话订餐和微信订餐久是最主要的方式。农忙,家里来客人,越来越多的人选择叫餐,而不是自己做饭。叫的餐,一般分为三个档次,100的,200的,和300的。有些人家,一年在饭店里要交上二三十次。

农村的消费能力并不低。

集市每五天一轮回(附近五个村子每天轮流开集),人们5天里会赶1-2个集,每个集会花掉100-200块钱。而在县城,百货、卖场里货物的定价,甚至高过了一二线城市的一些连锁品牌。

一些人在看视频直播时,也不吝啬于打赏出几只玫瑰,玩游戏时也会兑换欢乐豆。与他们比起来,此刻身在北京的我,才是腾讯游戏们的非目标用户——王者荣耀打到钻石还没花过一分钱。

一二线城市里,每个人的手机里可能已经装了十几个APP,关注了几十个公众号。作为媒体人的我,更是被加入了几百个群,关注了上百个公众号,也习惯了对大多数信息的漠视。

但是,在村里,不一样。人们可能只安装了几个APP,关注了几个公众号。他们对每一个推送,都保持了好奇心。

而且,由于以往的信息隔绝,他们一旦接入互联网,就表现出了比老互联网用户们更大的热情和参与感。

农村常住人口有6亿多,截止2017年6月,农村互联网普及率上升至34%,并在进一步上升。

互联网创业者们在为线上流量枯竭而焦虑,也可能是,视野和思路还没那么宽广,或者,双脚离地有点儿远了。

系统将逐步完善。


连接网(www.newbelink.com),持续专注产业互联网的创新、实践与发展,通过资讯、活动、社群,构建产业互联网的服务与交流平台,助力传统产业互联网+



相关阅读

阅读原文 阅读 359
投诉
广告

京ICP备12024388号-2 © 1997-2015 连接网版权所有